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冬京都】喝吧,點龍梅酒乎人醉



昨天下午跟魚在線上聊,突然談到她買的信三郎帆布包,記得那天我在店裡爆走時,她也莫名其妙被影響,提了一個「時尚風」的信三郎包回家。後來我叫她趕快寫這篇,而且要趕在我出國前給我看到,然後她也反過來催我「交作業」,當時想說今天應該會被榨到乾,也許沒空寫,就任性裝皮皮。姞果剛看到她的交出的作業(請見此篇),文章末了提到我因為當天買到心儀已久的阿包,心情大好,晚上就喝酒慶功。哈,真要感謝她呢,我都快忘了這段,很美好啦,只是最近實在是非常腦殘、沒腦、很多事都聽不懂也記不住。
那晚既然到了知恩院旁的信三郎店面,心滿意足採滿完後,輪到肚子不滿足在抗議。心情太好的我(們),開始在往祇園方面的巷弄間亂亂走,兩人手中各提一袋,腳步倍感輕盈,即使再度飄下小雨,似乎也沒人提要避雨一事。

亂走的結果,就是不知在何方啦,走到死巷啦,看到一些有趣的店(比如有點風X、X塵的那種)。雖然這樣,其實我天生方向感還不賴,所以憑著自然感應方向辨位法的人體導航下,我們來到花見小路。

都到這了,當然,會想到要去吃那幾間,心情再度像衝往信三郎那樣沒了定向,哦耶,點龍點龍點龍,鍵善良房鍵善良房!!

照理說,先正餐再來甜點,但我們找到點龍後,發現店門口「很暗淡」,怯生生拉開門探頭進去後,發現有人在掃地。問了才知,六點開始賣晚餐啦!然後我就傻了,幸好在魚明智地提醒下,我們把用餐程序反向操作,先去鍵善,剛好它比較早關門,之後再回來點龍飲酒作樂。

在鍵善良房悄微僵硬地享用完高雅的黑蜜葛切後,看看時間,還要等一下,於是我們就到逐漸染上夜色的花見小路鬼混,順便看能不能走運堵到舞伎。(正名正名,一般路上鞋子厚厚的,打扮很妖嬌的都是「舞伎」而非「藝伎」哦!)最後好像是有看到假的,哈,就是外國人來變裝的那種,不過也是很開心啦,反正人在國外,看到什麼發生什麼都是莫名開心,十足人來瘋。

(也許有人會質疑艾小絲對京都不是「感情很深」嗎?嗯嗯,請記得我是金莎啊,人格分裂的一種,所以能夠一方面high得像瘋子但心中仍有很深沉的感性情緒XD)

終於六點到啦,顧不得店裡有沒有客人,我跟魚率先踏進點龍。一位中年男子元氣十足地喊出「歡迎光臨」,我心點,哇哇,就是某某網誌上提到的那位有趣的阿伯吧!後來我們被領到一桌榻榻米座位上,這才發現,我們是第一批上門的客人耶,好像很氣派地包了這家店,而且暨元氣阿伯之後另一位很妙的阿嬸出現幫我們點菜,雖然語言不是很通,但我跟魚跟他們竟然有說有笑,氣氛大好,光點菜就搞了好一陣子,反正沒別的客人嘛。

是不是進到居酒屋都會這樣啊?!

之前在某網誌上看到的點龍炸雞一定要點,然後又叫了天婦羅定食,本來有點想叫串烤,可是平假名有看沒有懂(太多「專有名詞」了^^a),加上考慮等會兒在路上或許會亂吃,就不點太多了。咦?有酒,而且寫著「自家釀」,哇哈哈,無論如何要來一杯啊,不要阻止我(魚:「請便...」==),所以點菜就以五百圓的梅酒做了ending。

很快菜就上桌了,每一道端上來都獲得我們的誇張驚呼,老闆娘也很豪邁地不知說著什麼話,總之是一個很海派的氣氛。等梅酒現身後,達到高潮,我喝了一口,哦哦哦~(眼冒金星ing),好濃啊,市面上什麼秋呀的,完全遜掉了。

(突然寫到這時,我們公司認捐的有機芒果突然送到,心情大亂XD。辦公室充斥在欉黃的芒果香~~~~~)

呃,我語塞了,接下來要寫什啊@@。就是....總之就是在點龍飲酒作樂,居酒屋阿莎力的氣氛,有趣的阿嬸和嗓門大但有點害羞的阿伯(想偷拍他都拍不到XD),美味多汁的炸雞和天婦羅,酒香逼人的梅酒,啊!(這是喝下一口後發出的狀聲詞)人生吶~~~~

(差不多是該起身踩在榻榻米上、拿扇子拍手唱演歌的時候了.....^O^)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