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V彩虹跨越嘉義與東京

這捲拍好洗好很久了,本來想說內容跟LC-A糾agfa走逛東京這篇有點重疊,就不放上來。後來想這樣對他滿不公平的,照片們會在角落互相抱頭哭泣吧!:p

不知道V彩虹是什麼的人可以參考寫到第一捲的這篇

五月中去東京帶了三台相機,GRD、LC-A以及V彩虹,就屬V彩虹拍得最少,一捲不到,因此第二捲裡面還有後來端午連假時去嘉義玩的幾張照片。

後來想起來那次的嘉義半日遊似乎隱約註定了什麼。人生還真是處處有驚喜、個個難預測呀!(我想,如果上帝有血型,應該是我行我素的B型,思維變幻莫測,你們人類只要給我乖乖接招!


56360029

拍手[0回]

PR

高雄印象

我是高雄人。

很慚愧,總在特別說出「我是高雄人」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是高雄人這個身分。人生至今分給高雄的時間只有八年不到,在老家左營讀國小一年級,連一個同學的名字都沒記住就離開了,即使把回老家過年或探視阿公阿嬤的時間一片片累積起來,可能連一公分都不到。

高雄兩個字對我來說是會興奮的。好比說遇到也是高雄的人,會高分貝說「我也是高雄人耶」。看見或聽見高雄的事情,例如高雄捷運開工了或營業了,都會感到淺淺的與有榮焉。偶爾聽爸媽說起高雄親戚的事情。有時小阿姨寄高雄的海產上來。似乎只有這樣吧。

確定要到台南工作時,期待的心情中有部分是因為跟高雄的距離變近了。個性不太主動的我應該很難在爸媽之外主動去拜訪親戚,所以早就知道即使物理上的距離變近在心理上的高雄仍然看不清楚。搬到台南後,因為工作或地緣關係,常有機會去到高雄,坐過捷運紅橘線,也看過拍過造景特別的中央公園站及美麗島站。多次出入高雄車站,錢包裡面有高捷一卡通也有台鐵的台南高雄計次磁卡。

似乎是用這些,讓自己可以更明白確定的說,我是高雄人。但某方面想,跟觀光客又有什麼兩樣呢?

爸媽曾說退休後要搬回高雄住,也許不久的將來我往返高雄的機會更多。就算這樣,又如何?高雄對我來說,究竟是什麼呢?

這樣的過客心情,是不是也像台灣人找不到根的心情?時間能證明許多,時間也可能奪去更多。

拍手[0回]


告解

稀有的對望
(望天......)



難得,在晚上發文。開電腦是因為,在家加班。

考日文前,跟「砍柴組」組長說:「等我、等我考完試,我會全力以赴!」

考完日文,決定這一週是預設的「加班週」,但前兩天她出差去時,我很沒種地,捲包包逃回家了。

雖然比以往準準六點半就閃人還晚,有在辦公室小窩了一下,可是那環境,逼人想逃。熱血的氣像被戳破的氣球般漏光光,沒多想就把工作單和相關文件捲進包包,關電腦,回家,藉口是在家加班。

結果什麼都沒有完成。唯一說得上「有責任心」的大概是:反覆不斷地緊張與害怕。

我沒種。我對企劃書沒輒。

昨天跟主管聊天時,她一向知道我對企劃書的深層恐懼,她問:「如果以後妳不必再寫企劃書,但是每個月要交五十篇文案,有辦法嗎?」我沒有馬上點頭如搗蒜,因為我不是那種不經考慮就用力下承諾的人。想了一會,我老實回答:「要我一天內完成十篇以上的文案,有壓力,但一點都不怕;要我一天內完成企劃書,再簡單,我都會腦筋一片空白。」

不只一次想過為什麼別人可以好好地寫企劃書而我沒辦法?不是不想寫不想學,是害怕!為什麼當年畢業製作時我有膽在老師面前頭頭是道地發表而現在不行?

很簡單,因為被老師當掉或無法畢業,是個人的事,我可以承擔,但是丟掉一個大客戶是我完完全全賠不起的。

或許可以說,這公司那麼大必然有所謂的分工,面對客戶的責任不必全攬在自己身上,可是我無法說服自己,越在意、就越怕,越怕、就越無法做好事情。我很了解自己,因此越陷入以上「看起來好像很有責任感」的想法就越是原地划船般無法前進任何一步。

後來,只能承認自己的能力不足。算是一種與自我與他人的和解嗎?在破洞變大之前,趕快把案子交出去給適合的人將它完成然後在客戶面前打一場美麗的仗。

表面上是如此,但我心裡面,深深地愧疚著。我不行,是我的問題,我突破不了自己。

對我來說,企劃書跟小強一樣恐怖,應該這輩子都無法克服。請容許我擁有一兩個一生無法突破的缺陷吧.........

拍手[0回]


復出

天空之湖

柵欄心聲

點描法

異光

玩具小車車

Holga+Fuji Pro 160c


準備考試的時候 
坐在辦公室忙 常常想逃避時就是在lomo網站看各式各樣花花綠綠照片
日本人玩lomo的好多
一邊看一邊當作是讀日文
在辛苦的中間也找到樂趣

然後就一頭栽下去了
這一個月 已經拍了五捲底片以上
除了原本的Holga 還加入lomo經典LC-A
克服天候不佳的問題
早也拍 晚也拍 晴也拍 雨也拍 熱也拍 冷也拍

一帖緩和考試中焦慮的良藥...

這段時間真切地感受到
拍照 並不是結果論
而是手持著相機的時候 看到了什麼

眼睛 比相機重要

拍手[0回]


這個網誌暫時無法使用XD

很奇怪,以前從來不怎麼為考試緊張的。以前,指的是學生時代,從小學到大學。記得有一次聯考前一天是星期日,早上我還是照往常一樣跟家人去教會做禮拜,結果被好多人稱讚「很有信心」。嗯......(思考貌)。本來我媽也說聯考前一天是非常時期不用去做禮拜沒關係,可是我覺得不去怪怪的,就去了,並不是有沒有信心的問題。

現在已經不是學生了,念書的時間七零八落,下班後莫名的疲倦,才覺得當學生,有一大塊一大塊的時間可用,可以蹺腳「青」著時間囂張地選擇老娘想念或不想念書,真是極大的幸福。

不過,想當年我還是年輕少女時,也是不太搭理「老人們」這一類的「宣言」,當年的我有當時的煩惱,多少會覺得「大人」「他們」根本就不明白「我們」「年輕人」的想法。眼前的課業有多重要?能考上我喜歡的學校、能順利畢業就好吧!

事實上我對念書甚至是目前的工作,從來不是「一生懸命」的人。我很少為單一目的或最終目的而拼命非常,通常必須要「有興趣」、「有某些附加價值」、「能力上做起來不會太辛苦」、「拼一次用一輩子(有長遠性)」......等,才會在一種盡可能順其自然的狀況下去達成外人眼中看來是某個目標的目標。如果從起點認真探究,自己當年究竟付出了多少如漫畫或日劇般熱血的努力,嚴格說來,還好,而已。

但一切在,出社會後變成上班族後全部改變了!

拍手[0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