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花東最後藍皮普快

08850018

上次(也是第一次)一個人搭慢車環島時是在二○○八年過年前,那時十分驚豔於花東縱谷的美景,雖然搭這一趟普快需要四個小時,但這看似漫長的時間內卻一點也不無聊。咱們的花東縱谷實在是美不勝收,恨自己只有兩顆眼睛兩隻手,就算是多帶幾台相機也來不及一一捕捉啊。

更何況不可能一路瞎忙拍照。適時坐在橄欖綠的皮椅上,偎著上推窗緣望向遠方,讓風吹得髮絲紛飛,偶爾陽光爬上身體,或是突然來襲的山洞嘶吼,樣樣都是趣味!

之前曾寫過這樣的文字:

從台東出發,一路天氣晴;記得出發前天氣預報過年期間將有寒流籠罩全台,誰知道在山的另一邊竟是藍天白雲的盛夏氣候!花東縱谷裡的田面積不廣但非常翠綠,偶有水田映出遠方高山倒影,山的綠和田的綠像女聲二重唱,與普快的藍和天空的藍組成的男聲部輕快唱和。而金色陽光則是點綴其中的鋼琴聲,從窗外流瀉進車廂,串連起所有元素形成華麗而浪漫的音樂劇!

去年底得知花東線的藍皮普快將要停駛(2010年12月22日),內心打定主意無論如何要去見他最後一面。順帶一提,那次也是我二○一○年「去台東像後院」共九次記錄中的最後一次台東行,真是完美的ending!

要說「可惜」的話,是下面的照片,跟上一篇的霧芒京都一樣,成果不甚理想。或許是LC-A生氣我這麼久沒搭理他、沒帶他出門玩吧,好多照片對焦不正確,太久沒用導致測距能力退步了。

不過我還是很珍惜他們,所以想讓這些照片登台見人,順便懷念一下走入歷史的花東藍皮普快。(現行普快車行駛區間僅剩枋竂到台東的南迴段,一天來回各兩班。)

 

拍手[6回]

PR

用10元告別夏天吧!

這個夏天,本來好想好想好想回日本去體驗祭典,無奈某些不可抗拒的原因下,只能乖乖留在台灣,但上帝沒有忘了祂答應我的事情(上帝:呃?有嗎?喝醉說的不算!XD),於是在噗友皮皮桑的告知下,才「恍然大悟」台灣的台北也有絕對正統、精彩絕倫的夏祭り!!

什麼?你說我人在台南!沒錯啊。但為了這個台北日本人学校的夏日祭典,2500元殘殘給它開下去!(咻~)----->這是高鐵飛奔的聲音。蛤?你說標題騙人!?哦,總是要人到台北的祭典會場才可以告別夏天啊,所以一切從入場費10元算起。XD


R0038012

拍手[8回]


鄉下是屏東的大賣點

前陣子休假到屏東去找朋友玩,然後又去了東港,還吃了萬丹的阿國臭豆腐(((爆炸好吃)))。屏東到台南的距離非常適合兩天一夜,好比去朋友家的平房小豪宅窩一晚、好比平常日的一人墾丁、好比是沒什麼的小琉球。

以前根本完全不了解屏東。現在也還是不太了解,可是至少一回生二回熟。就全台灣各地名物來分類的話,一時間會想不起屏東有什麼,最讓人有印象的是東港黑鮪魚吧,但鮪魚又不是一年四季都有、也不像台南小吃或嘉義火雞肉飯那麼容易吃到。大抵說來還是有點距離的。

屏東有什麼呢?

可能是我孤陋寡聞吧。但是這幾次去拜訪,就像朋友三不五時掛在口邊:「這就是鄉下啊,超有人情味的。」「這裡是鄉下啊,不用戴安全帽OK。」「啊就鄉下咩,吃這麼多才七十元。」

鄉下鄉下鄉下。就我看到的好大好藍的天空,行板前進的鐵馬高中生,坐在廟前花時間的阿婆,有張壞壞臉的阿伯卻用溫和語氣問我們「來七逃哦?」(台語的「遊玩」之意),鄉下,實在是屏東的超大賣點啊!!!

有時總覺得公部門的人眼睛好像都ㄍㄡ/到什麼,看不到這些。人家都說要教小孩不要比較,城市也一樣吧,屏東就是屏東,他應該不必像高雄像台南甚至變成台北。

我覺得屏東很好玩。如果你出門前期待著有什麼,那可能不適合來屏東玩,屏東基本上是有點悶騷的,你眼睛瞪大大的希望他給你什麼,恐怕什麼也得不到,但如果你一副無所謂、以一種欲擒故縱的姿態,屏東就會悄悄地向你靠近,然後告訴你廟口前的炸茄子包肉很好吃唷!

拍手[2回]


台灣製造.玉兔鉛筆學校

R0024022

日本有許多有趣的工廠可以參觀,例如北海道的「白色戀人公園」,花點巧思就可以寓教於樂,宣傳效果良好,而且拉進與消費者之間的距離。

大抵跟阿酥一樣老的人都有聽過「玉兔」吧?就是記憶中那個黃色筆桿、藍色筆帽的原子筆,長得非常樸素,現今看來可能有點老派,用的人也不多了吧。老實說我平時也沒在用它,而且現在都流行寫0.5以下細字的,可是看到還是會在心中小小驚呼一下:「原來還有在賣!」

之前就得知玉兔鉛筆工廠設在宜蘭,部分空間整頓過後轉型為供人參觀的「玉兔鉛筆學校」,線上預約導覽活動後,就可以跟著學校裡的大葛格或大姊姊(裝什麼小朋友XD)上幾堂有趣的課,邊玩邊學會鉛筆是怎麼製造出來的,最後還能動手DIY唷!

玉兔的網頁預約後(一天有四個場次),隔天就會有鉛筆學校的老師(?)打電話來跟你確認時間,並詳細說明活動內容,給人的感覺非常良好,也更加滿心期待!

拍手[0回]


久違了,菊島!

九月廿五日到廿七日,為了採訪博奕公投而前往澎湖。

睽違十年以上,我自己早就忘記確實的時間點,媽媽說是在我考上高中那年暑假。「妳忘了哦?在澎湖時媽還打電話回來請朋友查榜單,知道妳考上第一志願才放心了。」妹這樣說,我才走進腦倉庫某個不見光的角落,把這沾滿結蜘蛛網的記憶找出來。

以下是採訪後記。



這次實地走訪澎湖,才發覺在澎湖當地反博奕的聲勢比在台灣感受到的強烈許多。原本在出發前,心情五味雜陳,既不希望博奕過關、又覺得通過的機會「好像」很大,跟一些朋友討論起來,大家都是既擔心又無奈。

說真的,真的沒想到能成功擋下博奕,沒有長期參與反賭聯盟的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上帝神蹟」,但另一方面,從這整整兩天與反賭志工相處下來,也發現,神蹟若沒有透過人去實現,只會發生得莫名其妙,不會讓人感動。
 
十年以上沒有再踏上澎湖,這個島嶼對我來說有點遙遠,事實上我只了解賭博是不對的,加上不久前才去過澳門旅行,住在民宿與當地人聊過幾次關於博奕的話題,知道澳門根本沒有一些人誤以為的那麼光鮮亮麗。民宿主人說,澳門一些傳統產業或小吃店很難找到員工,因為很多年輕人都不想付出勞力,反而都羨慕大型賭場內穿著硬挺制服、看來神氣的工作人員,他們非常靠近大筆金錢的世界,那種氛園會讓人忘記了自己是誰。
 
澎湖一向給人的印象就是,藍天、大海、各種不同特色的小島,實在很難把這些天然美景跟銅臭味極重的賭場連結一起。如果今天我是想找個地方好好放空休息的遊客,根本不想看見那些人工雕飾的俗麗建築破壞蔚藍天際線;如果我是有錢想豪賭的賭客,想盡辦法贏錢都來不及了,哪還有閒情逸致去吹風看海、沙灘上你追我跑?
 
因為這次採訪,很榮幸見證了一場歷史。但是也知道,故事的結局絕不會停留在這裡就一切順利了,正如辯論會上反方發言人所講的,沖繩可以、帛琉可以,為什澎湖不可以?擋掉了博奕,澎湖才真正開始迎向轉變。

 

拍手[0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