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東京上野銀杏日和

R0026727

上篇結尾提到東京上野公園的銀杏,短暫「過境」東京卻得到超級大晴天的記憶,因而湧現腦中反覆輪播。一天時間直接從京都衝到北海道的札幌是可能的,但一來過於匆忙、二來想藉機停留東京--以前說過,東京對我來說幾近於「難以形容」的存在;可以毫不猶豫表達「我愛京都」,卻無法輕易描述我與東京之間。

(簡單說,我對東京有一種「感謝」的心情。謝謝他曾經在我狀態不佳的時候,接納我、陪伴我、給我力氣。

2009年秋天的旅行,有一個晚上在東京睡覺,第二天醒來,他用鮮豔陽光當做是熱情的擁抱歡迎我回來。我想他應該是很高興,看見我開朗如昔。這次還帶了朋友呆醬,一起到好喜歡的南千住投宿。他知道我們時間不多,只能就近到上野公園逛逛,於是送給我們好大一把的金黃色銀杏,祝福我們接下來往東北和北海道的旅程愉快且收穫滿載。

到東京,整個人輕快起來,不是因為京都百鬼夜行所以肩膀比較重,而是「好好拍紅葉」的任務結束,暫拋開單眼,小型相機簡單按,拍不好完全沒有關係。東京他也沒有關係。(哦,某人好像在螢幕前瞪我。XD)

在這裡,開心就好。嘿嘿。(~~跳呀跳著離開~~~)

拍手[6回]

PR

21東京||銀座閃閃發亮

二○○七年第一次去東京,沒有去銀座,留下小小遺憾。這樣說好像我知道銀座有什麼而心生嚮往,說穿了沒有。比喻來說,正如東京之於日本這樣,沒有什麼理由,總覺得要去看看。

隱約知道銀座有幾間「厲害」的百貨公司,從電視節目也得知那一帶是所謂的「甜點激戰區」,可惜對我來說,一向去日本不以敗家或吃特定美食為最大目的,所以那些跟我也沒什麼關係。並不是故做清高,我很愛吃、也明白衝動購物很過癮,只是去日本,更多的意義在於「觀察」和「感覺」:觀察日本人怎麼做、感覺日本人為什麼那樣做。

這次去東京,第一天晚上就到銀座晃盪。現在忘了是什麼理由,也許是住在南千住以地鐵日比谷線與銀座直通吧!後來在最後一天,登上東京鐵塔看夕景後,天黑了覺得肚子餓,心想最後一晚來吃頓好的,於是又來到銀座,享用了美味的「煉瓦亭」。:D

這就是「前後呼應」嗎?^^

拍手[2回]


21東京||我在南千住.旅館福千

「福千」是位於東京都荒川區南千住的便宜旅館,大抵有常看背包客棧關東討論區或PTT日本旅遊板的網友,應該多少都聽過。我就是其中之一。因此五月中不到一星期就決定要臨時出走到東京散心時,當下決定若訂得到福千便不再考慮其他。

福千的價位令人眉開眼笑,只有三種:2850円、3000円、3200円,差別只在於房間的大小。不過把數字差換算成台幣其實才差幾十元,所以有人也說根本感覺不出比較貴的有比較大間。XD

我訂到3200円的。福千全都是一人房,只提供短期住宿(不超過一星期),洗手間和浴室是共用的,浴室有淋浴式的和澡堂兩種(男女交換制)。

一個人出走就是這樣,說服好自己就好。原本以為臨時出走,有個簡單空間可以好好睡覺、洗個舒服的澡就好,但是福千卻出乎預料給了我溫暖的感覺。至今老闆娘燦爛的笑容還留在腦中,好像稍微用力趺回那五日記憶中就可以聽見她鈴噹般的笑聲。

(我真的覺得她好美,是一種知性的美。跟留著長髮綁在腦後的老闆好相配。白話點說,是「相當有藝術氣質」的兩人。)

回來之後,我發覺「南千住」在我的生命歷程裡產生了不一樣的意義。甚至後來就開始遭遇一連串的好事。:)

拍手[6回]


這也是東京--JR青梅線

這也是東京--JR青梅線

文.攝影/艾利絲

那時任性出發到東京,想要讓突然空掉的心,找個什麼來填滿。不敢說是上帝的意思,只是恍恍惚惚中看見紅色鐵塔向我招手。
 
「去青梅線看看?」出發前朋友從網路捎來這樣的訊息。青梅線?完全沒聽過的新名詞,瞬間緊抓住我,人在載浮載沉的時候,有什麼抓什麼,於是我決定去拜訪青梅線。也或許是「青梅」相對於「東京」,看來像一天然一人工兩方對立,而青梅線卻位在東京都,一條被稱為「東京秘境」的鐵道。
 
那天從新宿出發,先去拜訪我所景仰的作家的安眠之地,之後才放心跳上畫有亮橘色線條的青梅線電車,展開這趟未知旅程。
 

拍手[0回]


21東京||靈園對面的燉飯

R0019122前陣子緯來播出的日劇「流星之絆」裡面,有一道日本家庭料理反覆出現。念出來的發音接近「哈呀西賴~司」,日文寫はやしライス,中文則翻譯成「紅酒牛肉燉飯」。

它的長相很「洋食」,卻是道道地地日本誕生的料理。很多人把它誤會成咖哩,事實上是不同的東西,只是加入的料一樣是肉片、洋蔥、菇類、蘿蔔或馬鈴薯等。比喻的話,或許可形容成同樣是檸檬片、放在茶裡和水裡就變成兩種不同的飲料,可是喝起來卻又有雷同的滋味。

記不得以前是不是吃過はやしライス,最近的深刻印象發生在今年五月到東京散心時。那天一早帶著七上八下的心前去府中市拜訪向田邦子,既開心又悲傷,還帶著一點點畏懼。

生平第一次自己一個人在有公車通行的公園--其實是靈園(墓地)找門牌號碼。只差沒有大喊而已(大喊應該也不會有人回音,應該吧)。我邊走邊找邊在心裡反覆念:「向田さん妳在哪兒呀,快讓我找到妳吧!」

大概是頂著烈日走過來走過去,加上「心理壓力」,在與向田さん談心過後,我整個人感覺好疲倦。離開靈園後本來打算回到東京再用餐,然而才走出靈園大門,就被對面的Cafe Yamamomo給吸進去。

先坐一下吧。

這時候「不想太快離開向田さん」的情緒也把我纏繞住。

Cafe入口透出雅緻氣氛,我進門時店內只有一桌客人,都穿深色衣服,壓低音量交談中。「也是來掃墓的吧!」我直覺這樣想。或許Cafe的位置註定它以沉穩的力量支持這些帶有各種心情進到靈園的人們。

應該沒有什麼人會特別跑到靈園對面喝下午茶或八卦聚會吧。我猜。

我正對一面綠色窗景坐下,窗外捎來光線攪動店內不悠閒但令人安心的空氣。兩位女性店員一位二十代、一位四十代左右,用淺淺笑容招呼我,很客氣,有距離感。

這天的心情與過往旅行不太相同,但觀光客還是要盡本份拍照。四十代的店員來跟我點菜,我說要はやしライス同時詢問是否可拍照,她突然反問:「是要拍什麼呢?」(聲音溫柔表情認真)讓我一時反應不過來,兩三秒後才不太流利地說「像是自己的餐點等等」。於是得到同意。

呼。

店內流動的氣氛緩慢,似乎帶有一種遠離塵囂的姿態。有趣。靈園本身不就已經超出人世一切了嗎?

一段時間後,はやしライス上桌。看起來非常簡單,白色的大圓盤內一半白飯一半深褐色的醬。醬裡面看來沒什麼料。

可能會吃不飽吧,我直覺這樣想。詭異的是這時發現肚子不怎麼餓,是不是人只要遠離塵囂就會不食人間煙火,肉體的欲望相對也就減低。

不誇張的說,到現在我還很深刻記得那盤はやしライス的滋味。整份扒光後,只記得醬和飯,還有薄薄的肉片、炒爛到快要看不見的洋蔥、幾顆比較有存在感的青豆。若要這麼嫌棄也不過份,但心裡有部分持反對意見,忍不住想為這份はやしライス辯駁--那深褐色的醬汁一定藏有什麼秘密吧,賦予單調的白飯撫慰人心的力量。

好像向田さん的文章哦!

現實生活中我不太喜歡藏有太多秘密的人,然而文學作品藏著秘密等待讀者探尋,卻十足令人竊喜。秘密的存在一如篩網去蕪存菁,不同深度的讀者也就一一分別出來。

說穿了我是想要獨佔。

那片東京旅行風景裡一角是其他人沒有過的畫面,藏在很多人都去過的日本裡最受注目的東京都郊區某個多數人都不說話的轉角。也會一直藏在我心底。


拍手[0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