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這也是東京--JR青梅線

這也是東京--JR青梅線

文.攝影/艾利絲

那時任性出發到東京,想要讓突然空掉的心,找個什麼來填滿。不敢說是上帝的意思,只是恍恍惚惚中看見紅色鐵塔向我招手。
 
「去青梅線看看?」出發前朋友從網路捎來這樣的訊息。青梅線?完全沒聽過的新名詞,瞬間緊抓住我,人在載浮載沉的時候,有什麼抓什麼,於是我決定去拜訪青梅線。也或許是「青梅」相對於「東京」,看來像一天然一人工兩方對立,而青梅線卻位在東京都,一條被稱為「東京秘境」的鐵道。
 
那天從新宿出發,先去拜訪我所景仰的作家的安眠之地,之後才放心跳上畫有亮橘色線條的青梅線電車,展開這趟未知旅程。
 
車往郊外行駛,起初的窗景是正常不過的屋舍成排。這些人在這裡安身立命,我卻連目的地是什麼都不清楚。青梅、青梅,我腦中盡是結實纍纍的梅樹,果實青色未熟,一定很酸。
 
還在自怨自艾時,電車隆隆聲持續響亮,聽來像某種儀式的宣召,窗景也開始起了變化。
 
從熱鬧的新宿出發,直通往東京都西邊山區的多摩地域,青梅線連結了東京兩種面貌。人造屋舍一一褪去後,御飯糰造型的綠山像紙牌忽地翻起,我坐在切圓角的長方窗框正對面,那畫面令人無法挪走視線。
 
「妳看看,妳看看我造的這些!」有個聲音傳來。能創造這些實在很了不起,而我也如此榮幸得以親眼欣賞。
 
電車一路向西,車廂越來越空,我隨手翻閱出發前在車站拿到的觀光小冊,盤算該在哪一站途中下車。不知什麼原因,我挑上「御嶽」這個站,地圖中車站附近有條河流,猜想沿著河伴著山散散步,相當好滋味。
 
小巧古意的車站讓我發覺選對了地方,擺在售票口旁銅色的「関東の駅百選認定駅」標誌更加強這個想法。很快也發現,車站內清一色是銀髮長輩,寬鬆的衣褲、運動鞋及背包,明顯告訴我這裡是登山健行的勝地。
 
走出車站,很高興見到地圖上那條河流。河面不寬、遍布大石,擁有豐沛生命力的上流模樣。水的顏色青藍透明,有人在激流中練習獨木舟,極有力氣的畫面。
 
原本打算沿河散步,後來看站前地圖指出附近有登山纜車,纜車終點那邊有座御嶽神社。山上的神社!這令我全身沸騰!即使時間已來到四點,日照也因斜晒而刺眼,掙扎數秒,仍決定放手一搏。
 
從車站搭巴士到纜車山下站,再搭乘坡度驚人的纜車上山,心情七上八下,想到日頭在後追趕,是否能登頂(神社)成功?抵達纜車終點站後,御嶽神社指標出現,持續猶豫是否該踏出腳步,一對同遊的女子擦身向前,轉移了我的注意力。
 
就跟著她們吧!
 
趁著天光尚明,我跟在兩位女子後面以同樣的步伐前進。同行的還有幾位活潑的國小學童,從女子與他們的交談中得知,他們每天都要走這段參道、搭纜車再換公車,到山下的學校讀書。
 
不知不覺我們走到山坡平緩處形成的聚落群,好幾間民宿、山莊比鄰而立。「bye-bye,明天見!」其中一個孩子轉身進門,他的家到了。
 
孩子一個個回家,剩下我們三人做伴。通往神社的路越來越陡,開始擔心我的淑女平底鞋可能吃不消;大腿緊繃到顫抖、身體氣喘如牛,我們總算看到武藏御嶽神社入口大鳥居。
 
就這樣而已嗎?才踏入鳥居,神社毫不客氣丟給我們一長串沿山坡修築的階梯,平時甚少運動的我有如猛獸臨頭,已經耗去大半體力竟然還要再戰。時隔不久才在搖晃的電車裡氣若游絲地感嘆人生,這時已經要積極用意志力抬起一隻一隻大腿,克服一個一個階梯。
 
我想到達那裡,我想!
 
伴著內心吶喊,我終於站在海拔929公尺的神社本殿前。這麼努力的報償是,向東眺望關東平原!去過東京(23區)的人很多,但用這樣的角度看東京的人並不多吧。即使身處山林環繞,這裡還是屬於東京都啊,在東京都裡看人們口中的那個東京,她不浮華,而是堅毅。
 
朋友一句「青梅線」,讓我幾乎體力耗盡換來登高望遠。當初從新宿出發的電車裡那個女子,本來還不知道前面的路怎麼走,卻相信前面應該有什麼,很努力地爬到頂峰。
 
親愛的上帝,這是你要告訴我的答案嗎?

(刊於《台灣教會公報》3001期第20版知性之旅)

 
R0019132
JR青梅站



R0019155



R0019159



56340037
photo by LC-A


R0019168
多摩川上游



R0019253
登山纜車
(看得出來很斜吧^^)



R0019207
感謝這兩位女士
若沒有她們
我可能走不到御嶽神社



R0019221



やった!!
やった!
辦到了!!



R0019222
雲深之處就是關東平原唷!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