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峇里來的信】之五.小島花絮

Dear N:

老實說,之前四封信差不多把五天的峇里島說完了,大致就那樣,像在玻璃瓶內裝進幾顆叫得出名字的石頭,烏布、庫塔、火山與火口湖、私人海灘,然後石頭與石 頭間填滿的是無法一一區別計數的細沙回憶。事實上,五天的行程,由於飛行時間約四小時半,我們只擁有完整三天而已。幸好這裡的時間走得比較慢,峇里島的三 天比日本的三天感覺多很多。

信件到了尾聲,這次來點不同的,以片段花絮的方式介紹一些「Nothing」吧!

拍手[0回]

PR

【峇里來的信】之四.私人海灘晒傷記

Dear N:

時間來到第四天。因為前幾天都往外跑,去庫塔和烏布各用掉一天,我們決定今天要乖乖待在飯店內,盡情享受。

早上一樣睡飽飽醒來,不算太晚,因為每天晚上早早就「泡在床上」,享受又厚又軟的床,窩進去立刻被團團包圍;洗完澡後攤在裡面邊欣賞畫面超大的液晶電視,是普通至極但無比享受的幸福。沒有放縱自己睡到自然醒,當然是有更大誘因,那就是:豐.富.早.餐!

之前信上提過,早餐有任君吃到飽的Buffet以及個人單點式的面海餐廳,這天我選的是Buffet,但很心酸的是我從抵達峇里的第一天就開始牙齒不舒 服,長歪的智齒在嘴巴裡面搗蛋,它在下方牙齦上挖洞,戳戳戳,痛痛痛(淚)。所以這幾天我沒能太享受眼前的美食,流質的優格和軟爛不必費力咬的香蕉、慕斯 蛋糕......等是我的最愛。唉。

(不過我還是有忍痛硬要吃烤得焦脆的培根和燻香撲鼻的德國香腸啦。老闆請的龍蝦大餐也有吃,不吃不好意思嘛,但要費力去啃的部分就敬謝不敏了。)

坐在寬大的藤椅內慢速用完早餐後,同事去問到今天Ritz的私人海灘有開放。目前印尼處於雨季,前兩天都有下雨,海水一濁飯店就把沙灘關起來不讓人去,今天總算等到囉!真的很幸運,今天的陽光超辣,剛剛好我們沒有要出門,實在是上帝助我們也~

搭乘七人座小車前去海灘,有侍者在入口處親切詢問了我們的房號。旁邊有一個往下的石梯,靠過去看,哇呀,下面就是,好白好白的沙灘以及呈現藍綠色漸層的海 呀!!清透得可以看到海底的石頭耶!我們人還沒往下走,立刻在這邊忙著用眼睛眺望用相機捕捉畫面,心臟碰碰跳地,它也想衝出去游個暢快嗎?^^"

向下的石梯有些陡,不過很貼心地每隔一小段路就擺設一張椅子供人休息(回程往上就非常需要了:p)。我們應該是嘰哩呱啦地走下去的吧。雙腳踏到沙灘時,感 覺不好走,可是又十足興奮,放眼看去遊客不多,有一兩位工作人員正勤勞地撿拾被海浪沖上岸的樹枝、較大的石頭、旁邊樹林掉下的落葉等。

沙灘上擺了好幾張舒服躺椅,兩兩成對,上面蓋有遮陽棚,不過當陽光開始斜射時就沒辦法躲了。我就是在躺在這裡讀小說,不知不覺熱辣太陽技巧性地碰到皮膚,結果就晒出一片烏嘛嘛啦!@@

整個海灘範圍不小,走離遮陽躺椅和工作人員正在打掃的範圍,有片更安靜更乾淨的地方我們自稱「秘密基地」。發現情侶們「躲」在這裡浪漫打水仗,反觀我同 事,穿著短T短褲就跳進海裡,結果海水非常熱情地推擠她們,上衣幾乎要被掀開。哈哈!太好笑了,這裡的海是公的,想把她們剝個精光XD。

沒想到這天太陽這麼熱辣,防晒沒有擦夠的我們,人人得到一條「黑皮」帶回家當禮物。後來回房間洗澡時,身上活生生多出背心的印子,某位戴粗框眼鏡的同事臉上還被晒成像搶銀行的面罩那樣,只剩眼睛周圍沒有淪陷。

不是自誇,有專屬的海灘真的好棒!至此,我加倍覺得這間飯店值得一住了!

後記:前面提到侍者有問房號,知道為什麼嗎?我們回房間才盥洗完畢,不久有清潔人員進門詢問可否讓他打掃浴室。整間都重弄了一遍,毛巾浴巾全換上新的,後來我們先行出門去發呆亭,晚上回房後發現連稍微弄亂的床鋪都變得平整。傑克,真是太神奇了!


Alice@Bali
2007.12

拍手[0回]


【峇里來的信】之三.赤道小島?日本?

Dear N:

這封信來聊聊庫塔(Kuta)與烏布(Ubud)兩個小鎮。

庫塔,與The Ritz-Carlton所在的金巴蘭海灘中間隔著峇里島機場,飯店一天提供四班次的免費小巴,來回庫塔市區。所謂的市區,就是你能想像到充斥著「全球 化」品牌匯集人潮車潮的街道。必勝客、星巴克、SOGO百貨、POLO、LEVI'S......,不是高舉的招牌宣告在這裡就跟在台北一樣方便,就是走幾步一家分店,多得讓你快搞不清楚身在何處。同事之一的Shopping Queen,沒有來過,我看旅遊書告訴她,大致分做兩大血拼地,一是以SOGO為主的Dicovery商城、一是包含太陽百貨在內的Kuta Center。

這日下午,我與同事以SOGO為記號,設定好時間坐標,「撒!」地鳥獸散各走各的。再一次一個人在異國。起初心裡仍然惶惶不安,漸漸便慶幸奔向自由。出國的時間夠難得了,我打從心底不想耗費時間在等等等。旅伴之間若有共同默契尚可,但要跟Shopping Queen走在一起每看到一攤就「卡」住,內心便焦急起來彷彿世界末日即將來到而我再也沒有任何機會可親眼見到那從來不曾見過的。

手持長方形橘皮旅遊書,慶幸自己天生方向感不錯,不安的感覺消失後,變成為展翅的鳥兒大口大口呼吸自由空氣。阿咧?日本字!這裡有、那裡也有,日本食堂、 日式便利商店,腦中有什麼被挑起。The Ritz-Carlton的老闆是日本人,據說資生堂集團也斥資在峇里島打造最頂級專業的SPA Center。日本人真的想把吸飽陽光的熱帶小島給佔為己有,不禁產生這種念頭。

買東西的時候,皮膚黑黑的中年婦女對我說「一万円」。猶豫著該不該穿越馬路時,長相像壞人的男子對我喊「大丈夫ですか?」然後衝過來幫我擋住來車。相機裡內也抓進好幾張「假裝在日本」的照片。

心裡微妙地起了霧。


再來是烏布。

位在峇里島中間,不靠海,那日我們包下一台當地最可靠的Blue Bird公司的計程車附帥氣司機一位,一路由南往北走。原本計畫只停留烏布,被這裡傳說中的「藝術氣息」給吸引,但長得像電影「神鬼傳奇」中印何闐的司機阿里先生說烏布待不了那麼久,建議我們再往北去看火山與火口湖-正中我心!你知道我對人多的城市容易感到煩與膩,自然派的山林才是王道。因此這日的行程便改成兩個地方。

由於繼續要往北走,我們並未在烏布停留太久。主要逛的是猴子森林路,類似台中東海藝術街,成排的小店,每一間都在向我們招手,血拼的氣泡在腦中翻滾遂漸膨脹。你知道的,我喜歡的血拼是「這種」不是「那種」:p。

結論是:烏布的平均價格比庫塔親和許多。而且,我喜歡烏布勝過庫塔。

在烏布還見到傳統祭典活動,眾外國人(包括我們)紛紛高舉相機拍下難得的畫面。後來我告訴Shopping Queen說,那是火葬,有人過世了,她嚇一跳問「應該沒拍到什麼不該拍的吧?」應該還好,因為現場的氣氛熱鬧非常,鑼鼓喧囂地,一張張黑黑的臉上露出白 白的笑容。也許在峇里人的心中這是一個不必太難過的時刻。

今天先這樣囉,下次再告訴你我們在私人海灘晒傷^^"的故事。


Alice@Bali
2007.12

拍手[0回]


【峇里來的信】之二.The Ritz-Carlton

Dear N:

「風聲」傳出後,頭一次聽到「ㄌㄧ\ ㄗ」,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最初的感覺:好像在哪邊聽過。後來的後來,某天,總算想起來,今年剛開幕的東京中城(Tokyo Midtown) 的樓上,就是Ritz集團的飯店-ザ・リッツ・カールトン東京(The Ritz-Carlton,Tokyo)。

驚喜是這樣來的。想想對我來說,事物似乎得要到日本繞個一圈沾點邊邊,才會令我有「大開眼界」的興奮感。(可是我還是要強烈否認自己是時下所指的那種「哈日族」:p)

抵達峇里島的那天,天氣雨,搭上旅行社安排的中型巴士,地陪先帶我們到途中會經過的大型超市;他說,飯店的位置十分偏僻,附近沒有任何可以逛街血拼的地 方,所以要我們先買好想吃的零食飲料。(後來便知道何止是地處偏僻,光是從lobby到飯店大門就有好長一段距離,不搭飯店的接駁車不行。)

同事中間有好多人來過峇里島五次、六次、七次、八次,在我看來非常不可思議,不過腦袋一轉,把峇里島當做日本的話,就容易想像了。一來再來,來不膩,每來 一次就看到不同的樣貌,目的是希望把這個他方變成自己地方一樣,有一種引以為傲的生活滋味。在達人同事的推薦下,我們買了當地的好喝啤酒、全球化碳酸飲 料、洋芋片、一大包香得甜膩的芒果、一大把最在地的紅毛丹。結帳時大家此起彼落地問:「妳買了幾十萬啊?」然後笑,因為印尼幣值非常小。

車子從流量多的幹道轉進一條小路,然後行駛在彎彎曲曲的山路上,這時我很納悶,不是靠海嗎?一直往山上開那要怎麼才能碰得到海水?事後證明我多慮了,雖然 無法目測這間飯店佔地多大,幾天下來毫無疑問的是它「包山包海」,我們有辦法遠眺海的寬闊,也能夠近距離與熱情海浪相追逐。

是五星級飯店,所以週到的服務就不多說了。在車上聽地陪提到飯店的老闆是日本人,住進去後確實強烈感受到大地方小細節滿是濃濃的「龜毛」作風。幾天下來用 最多的詞彙應該是「太做作了!」,誰一發現新玩意兒,立刻這樣相互走告,好像在玩3D實境版的「大家來找砸」,處處有小爆炸般的驚喜。

關於吃的方面,無可挑剔,早餐除了最正常的buffet外,還可選擇更享受的個人單點式的面海餐廳-這個,是同事無意間發現的,似乎沒有太多人或者熟客才會知道哦!

不過你問我最喜歡The Ritz-Carlton Bali哪部分的話,我會說是處處可見的雞蛋花樹,非常有生氣,白黃漸層的花朵一朵朵鑲在長滿綠葉的樹上,比五彩繽紛的聖誕樹還美!這算是我偏心,就是喜 歡雞蛋花,香味也很清雅,某個晚上同事還很做作地泡了自製的雞蛋花浴呢!

對了對了,還有另一個也很喜歡的地方,是發呆亭,一定要讚美幾句飯店發呆亭的躺椅巧妙地舒服極了,軟硬適中,整個人陷入溫柔的包覆裡,卻不至於柔軟得令人昏沉。我在發呆亭進行這次旅行的「目標」之一,舒舒服服地晒熱帶陽光感覺不鹹膩的海風,與「田村卡夫卡」神遊交流。

啊,今天寫太長了,下次再告訴你兩個小鎮的故事,庫塔與烏布。


Alice@Bali
2007.12

拍手[0回]


【峇里來的信】之一.不清楚的遠方

Dear N:

昨晚從峇里島回來了。(其實我一直在掙扎用「巴」里島還是「峇」里島。就發音來說,正確的是前者,Bali、巴里,但「峇」這個字卻極為視覺地忠實呈現島上處處可見的三角頂草屋。若從這個浪漫小島散發出的夢幻氣氛,我猜,「峇」給予的想像空間大過一切,甚至超越看來冰冷的英文拼音。)

這個旅行來得十分意外。原本我給自己設定的三個旅行已經完成,也就是,在九月的泰國躺平之旅後,必須要到新的年度才有飛出去的能量。十一月十二月 對我來說實在是極大的考驗,日文檢定與排山倒海而來的比稿,還有我眼中看來跟小強同等可怕的企劃書。猶記得在某個夜晚洗完舒服的澡後伴隨玉置浩二令人愉悅 的歌聲,狠狠地痛哭了一場。那時我想的是,我不會輸。

說來奇妙,當事情結束或完成後,「輸」或「贏」變成越來越模糊的兩個小點,隨著時間,逐漸變成跟我沒有什麼直接的關連。考完檢定,連續加班很多天,某一 日,「峇里島」闖進來,詭異的是,那時候的我並沒有太多的雀躍,然後我變成兩個我,一個不停在疑惑著另一個,為什麼妳不雀躍?妳一向都很喜歡去未知的地方 啊,不是嗎?為什麼妳不雀躍?

或許是太累了。或許太虛幻了。或許我根本不懂、那是什麼。

抱著不確定的心情,某天公司舉辦行前會,心中聽見「咚」的一聲,有東西定位。我想它不會再變動,從心的各個孔隙中逐漸散發出失落好一陣子的雀躍。抽空到 書店買了本網路推薦的旅遊書,工作空檔到峇里達人的網頁看看概況。「咚」雖然「咚」了,卻只聞聲響看不清身影,眼前濛濛的,再切到下一個畫面時,已經在飛 往南半球的高空途中。

南半球,多麼魅惑的字眼,超出我的短期計畫,從沒有想過自己的雙腳能這麼快就抵達地球的另一半。後來發現澳洲就在峇里島不遠的下方,更教我驚訝一時無法置 信。有這麼接近嗎?在我心理的地理課本上,澳洲應該更接近南極大陸才是。算了,我心裡的經緯度太不準了,離開台灣與日本,其他的幾乎是失真地飄浮在遠方, 我很不清楚它們是誰,也很不清楚它們究竟幾呎幾吋。

時間接近傍晚,我坐在The Ritz-Carlton Bali Resort & Spa的大廳中喝侍者送上的酸甜冷飲,脖子上一圈雞蛋花傳來陣陣芳香,它們是一個開關,至此,全身的感官才大夢初醒般地被打開了......


Alice@Bali
2007.12

拍手[0回]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