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峇里來的信】之一.不清楚的遠方

Dear N:

昨晚從峇里島回來了。(其實我一直在掙扎用「巴」里島還是「峇」里島。就發音來說,正確的是前者,Bali、巴里,但「峇」這個字卻極為視覺地忠實呈現島上處處可見的三角頂草屋。若從這個浪漫小島散發出的夢幻氣氛,我猜,「峇」給予的想像空間大過一切,甚至超越看來冰冷的英文拼音。)

這個旅行來得十分意外。原本我給自己設定的三個旅行已經完成,也就是,在九月的泰國躺平之旅後,必須要到新的年度才有飛出去的能量。十一月十二月 對我來說實在是極大的考驗,日文檢定與排山倒海而來的比稿,還有我眼中看來跟小強同等可怕的企劃書。猶記得在某個夜晚洗完舒服的澡後伴隨玉置浩二令人愉悅 的歌聲,狠狠地痛哭了一場。那時我想的是,我不會輸。

說來奇妙,當事情結束或完成後,「輸」或「贏」變成越來越模糊的兩個小點,隨著時間,逐漸變成跟我沒有什麼直接的關連。考完檢定,連續加班很多天,某一 日,「峇里島」闖進來,詭異的是,那時候的我並沒有太多的雀躍,然後我變成兩個我,一個不停在疑惑著另一個,為什麼妳不雀躍?妳一向都很喜歡去未知的地方 啊,不是嗎?為什麼妳不雀躍?

或許是太累了。或許太虛幻了。或許我根本不懂、那是什麼。

抱著不確定的心情,某天公司舉辦行前會,心中聽見「咚」的一聲,有東西定位。我想它不會再變動,從心的各個孔隙中逐漸散發出失落好一陣子的雀躍。抽空到 書店買了本網路推薦的旅遊書,工作空檔到峇里達人的網頁看看概況。「咚」雖然「咚」了,卻只聞聲響看不清身影,眼前濛濛的,再切到下一個畫面時,已經在飛 往南半球的高空途中。

南半球,多麼魅惑的字眼,超出我的短期計畫,從沒有想過自己的雙腳能這麼快就抵達地球的另一半。後來發現澳洲就在峇里島不遠的下方,更教我驚訝一時無法置 信。有這麼接近嗎?在我心理的地理課本上,澳洲應該更接近南極大陸才是。算了,我心裡的經緯度太不準了,離開台灣與日本,其他的幾乎是失真地飄浮在遠方, 我很不清楚它們是誰,也很不清楚它們究竟幾呎幾吋。

時間接近傍晚,我坐在The Ritz-Carlton Bali Resort & Spa的大廳中喝侍者送上的酸甜冷飲,脖子上一圈雞蛋花傳來陣陣芳香,它們是一個開關,至此,全身的感官才大夢初醒般地被打開了......


Alice@Bali
2007.12

赤道以南8度,地屬熱帶氣候
(白色字體是這五天的大致行程)



IMG_9117
背景是同事拿下來放桌上的雞蛋花圈
進飯店時,侍者熱情地為一人戴上一串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