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雨中紅葉招手


颱風接近的日子。落雨滴滴答答,溫度往下走。

忙趕稿的時候,大腦空隙閃過那年秋天下的一場雨,「在京都遇到下雨,似乎只有那次。」這個似乎的憑藉是我記得那時在既冷又濕的空氣裡面拿單眼相機奮戰整天,當時還只是個剛使用單眼的新手而已。打開備份硬碟,眼前佈滿濕答答的照片,有許多模糊了,我想起那時以為單眼相機是洪水猛獸的女子。

下雨的那天去到嵐山,拍下一張又一張雨水刷亮紅葉與綠葉還有銀杏的照片。背景天空呈現老鼠色,但近景的葉片卻像是敷過保濕面膜般透亮。秋美人的肌理,如此水潤無暇。

濕冷的空氣對人體不怎麼客氣,甚至想找雨水做伴鑽進相機的未知空間撒野。記得那時一個人當三個人用-浪漫的那人只顧欣賞與讚嘆,務實的那人止不住擔心貴重相機是否安好,感官的那人既怕又愛京都特有的冷空氣。

嵐山的這張,怎麼來的呢?時隔五年,這些葉子早已變成土又變回葉子再變成土再變回葉子......。因此,觀看這樣的照片到底該悲傷抑或是驚喜?若說它是某種時光的遺照,應該沒有錯,奇妙的是,拍照當下的美好情緒也一併儲存保留至今了。所以,還是覺得高興。高興曾擁有過的這些。

在FB粉絲團貼出這張照片時正好接近晚餐時間,卻懊惱於雨還不停。照片說明我寫下:

「颱風接近的日子。

是誰伸出小手來探探是不是還下雨呢?出門買晚餐的時間到了......

(京都.嵐山)」




拍手[5回]

PR

出町柳附近的回憶


今天的台南有點熱。夏天他是忘了什麼所以跑回來拿嗎?

昨天看到《京都新聞》報導高雄神護寺已逐漸染紅。京都的紅葉差不多慢慢要登台囉。去年差不多現在這時間我在京都,算是跑在紅葉時節的前面。那時候並不是要回京都去看紅葉的,但能在鴨川附近的出町枊遇到這棵紅通通的樹,也是驚喜得差點忘記關上嘴巴!

我覺得最美的畫面不是一整整片的紅色,而是綠黃紅,加上暗紅與些許棕色點綴。漸層的色調真是百看不厭。
說起來漸層對眼睛應該很健康,眼珠子會在綠色與紅色間滾來滾去,覺得綠色太平常就看看紅色、覺得紅色太鮮豔再回來綠色,轉來轉去轉來轉去,秋日裡的眼珠體操。

人家都說秋天是「食欲之秋」,果然近來常覺得肚子餓。大概不只眼睛要做體臊了。這時節騎腳踏車是相當舒服的一件事,多動一動可以再多吃一點。XD

拍手[14回]



奇遇赤山禪院

IMG_7909

那時候在京都修學院離宮附近的赤山禪院,有段奇妙的記憶。
 
起初怎麼找也找不到赤山禪院的正確位置,偏遇上大雨,以及「打烊」時間分分秒秒逼近。有段路我們幾乎是用跑的,非常莽撞衝進幽靜的禪院裡,上氣不接下氣,包覆在幾層冬衣下的肌膚,微微滲出汗來。
 
好狼狽。
 
總算趕上最後的時間。踏進院內後,雨勢趨緩,原本狂亂的心跳也逐漸回穩,這才發覺的紅葉狀況極好,像是剛開瓶的新鮮顏料,飽和,乾淨。從綠漸層到黃、黃漸層到橘、橘漸層到紅,單色與混搭色互為映襯。單色極純粹,混搭富變化;單色教人驚嘆,混搭令人迷茫。
 
好幸運。
 
 
秋天日照縮短,不到五點只剩斜躺的陽光,我們選擇一股勁地拍照,「能抓多少算多少吧」,卻又覺得可惜,因為沒能放慢步調品嘗院內的難得的清幽。難得這一帶能讓人在紅葉時期圖個清靜的京都。
 
就在夜幕要低垂、華燈將初上以前,一抹金光自天邊衝入眼內,像是聚光燈「啪」地打亮眼前一切。幾分鐘內,眼睛還來不及適應,那詭譎的光線就徹底消失不見。遠方的天空有一片灰壓了下來。
 
「本日終了......」我心裡閃過這幾個字。
 
同行的友人一臉疑惑,「剛才....發生什麼事?」
 
「是夕陽....」
 
「真美。」
 
其實我心裡有另一個懷疑。那是傳說中的金色神獸吧,嗜吃人們的貪念、遺憾、焦躁、不甘心。
 
我們神清氣爽地離開赤山禪院。日後回想起來,炫麗、無以名狀、想再訪一探究竟,便是我對赤山禪院的特別印象。


拍手[9回]


秋日.厭離庵

IMG_6730

始於鎌倉時代,重建於江戶時代。
明治43年起變身女尼居住的小寺。
 
僅秋天開放一個月。
 
這是2009年的厭離庵。遠離市井,安靜無聲。
空間不大,卻耗去我們大量時間。
 
在這裡,說一句話都好突兀。
 
只有相機喀喳喀喳,此起彼落。

 

拍手[3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