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紫陽花



最近路過花店看見紫陽花盆栽
都會留步拍照
有次還跟老板聊了幾句
實在很想搬一盆回家
可惜的是工作常不在家
紫陽花是缺不得水的
所以在梅雨季裡面
她是這樣美麗
也讓我們覺得,嗯,下雨也滿不錯的


(夏.比叡山)



拍手[5回]


京都祇園祭中親手拉動「函谷鉾」

 
出門旅行,總是要在出發前認真準備各項功課,包括行程規畫、交通、飲食......等。不過每個人個性不同、經驗不同,有的人容易緊張、有的人老神在在,有的人是初心者、有的人經驗老到,所謂「準備功課」究竟到什麼樣的程度,見人見智。
 
我喜歡「架構大致的輪廓後刻意保留適當多數的空白」。空白,是要讓旅行成為一個會呼吸、有生命、活生生而足夠自由成長的美好回憶,填入的可能有驚有喜、有好有壞,但只要歸納為「旅行」,就只會變得美好而且越來越好。
 
去年的7月12日,我在京都的第二天,正值「祇園祭」,古都熱鬧滾滾,絲毫不見千兩百年的老態。由於第一次參與,似熟悉卻陌生,心想「反正還有很多天」,加上剛回到京都總是難掩興奮,所以我先去其他想去的地方逛啊吃啊喝啊,暫時假裝遺忘城市中心的「華麗暴走」。
 
這天下午,想去的地方去了、想吃的也下肚了,心滿意足。天氣很熱,讓人感覺疲憊,於是我回到四条烏丸,打算找家cafe吹冷氣打發時間。這天傍晚跟幾個朋友約在三条御池附近的京野菜餐廳吃飯,也擔心若離開市中心太遠,交通時間難以掌握,畢竟整個七月既是暑假又是祭典旺季,早點回到市區比較安心。
 
搭上的公車從四条通往烏丸通的方向前進,正好會經過「祇園祭」最擁擠的中心地帶,這天各山鉾已經建好停放在馬路邊,原本的四線道被迫剩下三或兩線道可用。山鉾像超越時空來到現代的龐然大物,不可一世地佇立在車水馬龍的大路邊,一點也沒有、也不可能讓步的模樣。
 
由於這些山鉾,四条烏丸免不了交通管制,沒記錯的話司機要我們提早一站下車。倒是無所謂,看塞車的情況,下車步行可能比車速還快,順便沿路欣賞已建好的山鉾,有的在大路上、有的在街道裡,所以經過與四条通垂直的小路時,往左右探一探,就可能有驚喜的發現。
 
下公車後,我步行向四条烏丸的十字路口。以「四条通」與「烏丸通」為十字畫出的四個象限,就是祇園祭山鉾分布最密集的區域,各山鉾町不只擺放著建好的山或鉾,也分別舉辦靜態展覽或登鉾參觀的活動,同時販賣自家週邊產品,因為要維護一個山鉾並不容易,需要人力也要資金。
 
就在我像劉姥姥逛大觀園,對週遭一切都感到好奇時,不知不覺陷進一團嘈雜的人群中間。本來以為是來看祇園祭的觀光客太多了,連人都塞住走不動,後來才發現不對勁:「啊、怎麼有一條很粗的繩子在這裡?」這條繩子由很多人扶著、與地面平行往某個方向延長而去。
 
「難道是?」腦袋像是被誰打了一掌,我想起出門前,有人反覆交代,山鉾建好後會試拉看看、確定是否穩固,而這個活動通常是開放民眾參與,非常有意思,等於是在7月17日正式「山鉾巡行」前,藉由眾人的力量一起測試剛建好的山鉾是否能順利被拉動。
 
想通這一點後,我整個人興奮非常,沒想到還傻呼呼四處逛大街時,竟能湊巧遇上山鉾的「曳き初め」。後來查資料,每年祇園祭都是在7月12、13日兩天進行「曳き初め」。我這天誤打誤撞遇上的,是位在四条烏丸西北側的「函谷鉾」。等不及我那欣喜若狂的情緒平息,聽見有人下口令,所有人戰戰競競抓緊繩子。接著囃子聲響起,跟著鉾上的人的喝令(雖然聽不懂但就跟著大家照做)......
 
我們,把函谷鉾拉動了!
 
高24公尺、重達12噸的函谷鉾,緩緩動起來。從四条烏丸的中央信用金庫本店附近,前進到四条烏丸交叉口上。剛起步時速度較慢,漸漸加速,眾人包括我在內都越來越興奮。馬路邊好多人圍觀,相機快門聲此起彼落,感覺我們這群拉鉾的人,好像大明星啊!!
 
(ps.參與拉鉾的人不能拍照,為了安全的緣故,手上的東西都要放進包包,兩隻手抓好連接鉾的繩子。)
 
函谷鉾抵達交叉口後不久,就又退回到原本的位子,即是函谷鉾保存會前方,穩固得像是從未被移動的模樣。
 
而我,兩隻手上還殘留著函谷鉾的溫度,有點恍神,站在四条烏丸路口的LAQUE 百貨前面,回憶剛才發生的事情。如此巨大的鉾真的移動了嗎?真的是用我雙手的力量去移動他的嗎?
 
那幾分鐘時間內,不誇張地說,整個京都市的喧囂人群完全消失了,只剩下我和距離百步左右的函谷鉾,他如此龐大閃亮,我則是呆若木雞。
 
打擊實在太大了。那天起,我身上好像被印上函谷鉾的標記,走到哪看到哪,心中總念念不忘函谷鉾。一年過去,幾天前回京的朋友用app傳訊息給我看今年山鉾的週邊產品,我情不自禁地說:「我的函谷鉾呢?」
 

拍手[12回]


京都比叡山的紫陽花


老實說,在她們還沒被叫做「紫陽花」前,我沒有特別注意過她們。沒有特別注意過的意思是,不特別喜歡,也不特別不喜歡,但是我知道她們存在,因為小時候到杉林溪或溪頭去玩時,大人常會指著一團團花朵說:「妳看那個是繡球花。」總覺得繡球花這名字聽來有點喜感、鄉土,花形圓圓的倒是看一次就不會忘。

一直到長大,到認識日本後、喜歡上京都後,才知道她們也叫「紫陽花」。這名字好聽多了。我是一個頗容易被名字制約的人。例如說,一個長得像向井理那樣好看的男生,偏偏有個在我聽來有點俗氣的名字,就會覺得有點遺憾;但如果是一個長得普通的男生,他從姓到名字三個字(或兩個字)都完全對我味,就會給他大大大大加分。

說話回來,我現在這麼喜歡紫陽花,搞不好是因為她們的名字。:p

紫陽花重水份、怕曝晒,適合長在水份豐沛的環境裡。我們看到她有紫色、藍紫色、藍色、粉紅色、粉白色等等,都是同個種類,只是因土壤酸鹼值不同,而呈現不同顏色。土壤較酸,花色偏藍,若是中性,則是乳白色,土壤較鹼,就變成紅或紫。通常很討喜的紫陽花的顏色較純粹、乾淨,如果沒有妥善管理而放任生長,就可能開出顏色混雜的花朵,沒那麼好看。

因為她們很需要多喝水,所以在日本進入梅雨季節的六月、七月初,很常見到紫陽花;最美的時候,就是剛下過雨,紫陽花的花瓣與葉子上還沾有水滴,完完全全就是「嬌豔欲滴」的模樣。

去年七月中我去京都看祇園祭,本以為會跟她們擦身而過,沒想到在叡山電車八瀨比叡山口駅附近以及比叡山延曆寺大講堂往根本中堂的途中,遇到成片紫陽花,又驚又喜!

八瀨比叡山口駅的花況已經宣告尾聲,花瓣出現枯乾、褪色模樣,再次證明紫陽花很怕缺水以及太陽直射。 而長在比叡山延曆寺裡的紫陽花就好多了,山上空氣較為清新、涼快,還有高大的樹木幫忙遮陽,因此延長了她們的花期。能夠在七月中旬還遇見盛開得很美麗優雅的紫陽花,好像面對面聽她們說:「京都的夏天正式來了」,真是無比榮幸。

轉眼,今年已經過去二分之一,再不久就是去年夏天在比叡山上遇見紫陽花的時候。實在很想念她們,也想念京都。再不到一個月,「コンチキチン、コンチキチン」的祇園囃子聲就要從京都各角落響起。今年一樣會是個熱血的夏天吧!














 


比叡山延曆寺
http://www.hieizan.or.jp/

幾個京都賞紫陽花的好去處
http://souda-kyoto.jp/travel/hanareki/month.html?month=6
(進網站後請在月曆上點「紫陽花」)

 

拍手[9回]


給夏天京都的再會信

93940002

這幾天的溫度有點涼。這個秋天好像沒敲門就闖進來的冒失鬼,突然出現在眼前。倒不是那麼討人厭啦,畢竟夏天那老是精力充沛的傢伙也是挺折騰人的,要跟著他玩絕對要有過人的體力才行,好處是不高興的事情馬上就忘記了,跟夏天在一起似乎世界永遠都太平盛世。

既然秋天已經站在門口等我招呼他,我勢必得趕快請夏天離開;他已經坐在我家好幾個月,多虧他的熱情,剛洗好的濕答答衣物總是能三兩下就乾乾爽爽,但偏偏剛洗好的身體也是三兩下就濕答答。真是偏心吶!

不如用那招吧!「請問...您想要吃茶泡飯嗎?」據說這是京都人常用的「送客妙招」,不帶痕跡就能把客人請出家門,主客都不會太難堪。

這樣說好像我很討厭夏天似的。其實我很喜歡他,不然怎麼會出現這篇要送給夏天的「再會信」呢?話說回來,都怪秋天出現得太突然,我的信還沒寫好,原本的計畫是要好好地跟夏天說再見,例如再乾掉幾杯啤酒、在涼風夜裡騎上一段腳踏車等等。怎會出現茶泡飯嘛?我跟夏天都是爽朗的人,照理說年年都好聚好散。

更重要的是,今年的夏天送給我京都的回憶,光看照片,那熱情的光影教人要把眼睛瞇起來了,額頭好像也有點發熱得快冒汗。不如,趁他離去以前、還有點時間的時候,一起邊喝「最後一瓶啤酒」邊看夏天京都的照片吧!


拍手[5回]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