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冬京都】宇治神社及宇治上神社

在宇治的這段時間,雖然有「包包壓力」作祟,但整體說來,充滿極為閒適的氣氛。不過老實說,有點擔心這些篇章的詞句是差不多的,原因之一是最近工作用腦過度,寫網誌時實在沒辦法再想太多,或者是我的表述能力也有限吧!

「只可意會而無法言談」,無疑是魚酥們的宇治時光,最佳寫照。




走下朝霧橋,不遠處就是通往宇治神社的小小參道。石燈籠排成一列,沉默地迎接我們到來。



與其他社寺相同,進門前有手水舍供人洗手漱口用。這一個挺特別,有隻石兔子湊過來看。

然後看到這個,從周圍環境看來,它的存在有點詭異。建物本身挺講究,也維護得不錯,但四周是沙地,旁邊有民宅,兩者間並無明顯的區隔。看,照片中還出現那種在大馬路上出現的警示道具,不像是細心的日本人會有的作為。

魚酥們的習慣是一到社寺就先找起御朱印,結果在這,竟然是在冷(暖)氣機運轉的隆隆聲指引下,讓我們發現哪邊有人。一個裝有分離式冷(暖)氣機的房子前面擺放著幾個盒子,盒子裡面有東倒西歪的御守,伸手去摸還有灰塵哩,看來有點令人同情。敲了敲旁邊的門,沒回應,試著推看看,竟然推不太動,正當不知如何是好時,突然有隻手冒出來,嚇了我一跳。「酥咪麻先~」穿著神社制服的男人開口說,然後我跟魚把手中的朱印帳交給他,他立刻就躲回神秘的房子裡去。

這種情境還滿有趣的,因為「很不觀光」,感覺一切都那麼隨意,連神社也呈現半休息狀態。或許那男人在房子裡窩上一整天,上訪的人寥寥無幾,所以他才會對我們的敲門聲有些反應不過來吧!



走到剛才那座不知所以的建物後方,上了樓梯,即是宇治神社的本殿。一眼就看到這個慶賀皇太子誕生的祝詞,再次體會到全日本人對這件事真的非常在意啊!



不知不覺走出宇治神社,旁邊是一整排民宅。哈,那是什麼,有人家的布偶在偷看我們耶!真可愛,情不自禁跟他們打了招呼~



魚說這附近有十帖之一,左右張望了一下,哦,是這個呀!真是不太顯眼。雖然我跟《源氏物語》不太熟,好在有魚當場解說,感覺自己也經歷了一次知性之旅。



沿路往上山的方向走。以下是宇治上神社簡介:

1994(平成6)年被列為世界遺產的宇治上神社,在明治維新以前被稱為離宮上社。院內正面的拜殿建於鐮倉初期,繼承了寢殿建築風格,特別是採用縋破風手法的殿頂格外漂亮。正殿建於平安時代後期,是我國現存最古老的神社建築。院內除此之外,還有春日神社(重點文物)等攝社、宇治七大名泉之一的「桐原泉」。在其他六大名泉都已消失的今天,這是現存唯一的泉水。(原文出處請按此



跟「家常風格」的宇治神社大大不同,儼然有種古老的氣味隱隱發酵著。這座不起眼的小橋,跨越時空連結了平安時代後期與二十一世紀。



宇治七大名泉之一-桐源泉。



在這裡難得看到比較多人,善男信女們一一到拜殿正前方祈禱、敬禮。但令我們納悶的是,找不到可以寫御朱印的地方,猜想這個神社可能已經沒有在使用,單純是一個令人緬懷的古蹟了。

後來在這個網站找到御朱印的圖還有神社其他照片。



拜殿一側。



路上有水溝蓋說明宇治市花是棣棠花(やまぶき、漢字為「山吹」)。



與謝野晶子歌碑。介紹如下:沿著連接宇治橋東岸的早蕨路,立有紀念與謝野晶子逝世50週年而修建的歌碑。1924(大正13)年,探訪宇治的晶子被源氏物語所吸引,尊崇紫式部為老師。隨後,她創作出用五十四首詠歌再創造源氏物語“五十四帖”的“源氏物語禮讚”,表現出了作為歌人的天賦。歌碑上刻有自宇治十帖的“橋姬”至“夢浮橋”的十首詠歌。(原文出處請按此



在走向源氏物語博物館的路上,發現了宇治十帖之一-總角。然後,我又聽魚講了故事,嘻嘻,真幸福~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