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雨天.京都.紅葉

IMG_5407

這幾天一直在下雨。連台南也下個不停。

二○一一年只剩下五十天左右,冷空氣卻是要來不來。是不是台灣的政局亂到讓它們不屑一顧?習慣說謊的人繼續用更大的謊言來包裝形象,即使是「說謊」(台語發音:「白賊」)這兩個字都想逃離;這兩個字自從被書寫以來,沒見過足以如此完美詮釋的人。這兩個字自覺失格了,應該要讓位給這位吳先生才是。

稍離題了。在連續下雨的這幾天以前,始終冷不起來的天氣讓人感覺不對勁。這幾天雨來了,滴滴答答下個沒停。雖然是濕濕冷冷,台南也不台南了,可總覺得存在游絲般的氣息讓我想要跟隨前進。腦中搜尋到的關鍵字是:十一月,紅葉,京都,雨天,嵐山。

再過幾天,就是兩年前我跟好朋友出發到京都看紅葉的日子。那時候已經去過京都好幾次,但對我來說具有不同的意義。第一次用單眼相機看京都,第一次有高人指點紅葉情報,第一次住在附有小廚房的日式套房裡,第一次每天早晨都在好友手煮的咖啡香醒來,第一次在濕冷的雨天裡認真拍照。

照理說應該不是第一次在京都遇上雨天,但那天撐著雨傘在嵐山一帶走逛的記憶卻是格外鮮明。以前住台北時,秋冬的濕冷總是令我害怕,低溫加上冰冷的雨滴,我幾乎要聽見皮膚在尖叫。當場景切換到京都,本來我也是一度怯步,但經過某人的遊說,(其實已達碎念程度,)我強烈感覺到:絕不能錯過這場雨裡的紅葉美景。

有人告訴我,「京都大神」會看一個人用不用心,以此評判是不是要賞給他最特別最難忘的京都絕景。以前我不太能察理解,或說,我根本沒有想像過京都除了是一個令人迷戀的城市更是擁有強烈意識的某種存在。最近幾年,應該就是從那次賞紅葉的秋天後,我漸漸感覺得到京都大神的蹤跡,他非常反骨,越是大眾趨之若鶩的場所、時間點,他越是躲藏得厲害。

那個秋天,那個我們去賞紅葉的雨天京都,從早上出門前就下雨,下到晚上我們去永觀堂賞夜楓也沒停。一整天都好濕冷,一手撐傘一手拿毛巾遮住單眼相機上半部,還要調整廣角或望遠,偶爾換隨身相機拍攝更廣角的大景。幸好因為是雨天,遊客不多,有足夠時間讓尚在摸索使用單眼的我,好好拍攝眼前的小景。

窗外的雨繼續下著,一點一滴把我拉回那個秋天在京都的雨裡,電腦螢幕向我展示那水洗過的紅葉如此閃亮動人。幾乎要感覺到在那個時候,雨滴從傘緣掉落到手背上,堆積成一片淺漬;或許在那個時間,京都的記憶就從皮膚的毛細孔鑽入,沿著神經儲存在心底。十分難忘的那個雨天,在京都。


IMG_5194
淋過雨的紅葉是不是更鮮豔飽和呢?



IMG_5282
掉落一地的記憶,因為雨天而變得鮮明。



IMG_5325



IMG_5349
有時候,就這樣靜靜地相互凝視。



IMG_5362
這棵比較不一樣,它是一個盆栽。



IMG_5375
趁好友低頭把玩相機時偷拍她。



IMG_5384
好像上油一樣光亮光亮



IMG_5404
天龍寺不愧是名所,在這裡遇到比較多遊客。



IMG_5421
嵯峨野竹林旁的野宮神社。紅葉、紅燈籠、紅柵欄。



IMG_5449
咦?躲在這?



IMG_5457



IMG_5465
進到一間茶房小憩時,從室內透過玻璃看出的景色。



IMG_5466
因為室內外溫度差,讓鏡頭起霧,便成了這幅夢境般的畫面。





photo by Canon EOS 450D



拍手[3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