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心的軟柔我給賜請

昨晚吃飯跟朋友聊到,「全球暖化」是共識還是口號?

今年暖冬,北海道沒雪,楓葉晚紅,北極熊不冬眠,是夏天的澳洲下起白雪,大家都知道這些「怪」現象,但有沒有更直接意識到-「地球情況日漸危急」

星期二晚上台灣發生規模不小的地震,正好是南亞海嘯屆滿兩週年。兩年了,我第一個念頭是:「已經這麼久了嗎?」我的淡忘,正顯露出人們的遺忘;人類有一種慣性,自己的事記得很清楚,別人的事忘得很快。

跟朋友聊到,記得幾年前第一次出現「聖嬰現象」這稀有名詞時,人們還一陣恐慌並引發諸多討論。時至今日,每年「聖嬰現象」沒發生我們還覺得奇怪,彷彿它已經是自然界的一種「自然現象」。

事情總是不知不覺從芝麻滾成芝麻球。
我跟友人同時想起在今年火紅的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裡面有個動畫。一隻青蛙蹲在冷水中,然後開小火煮水,水漸漸變暖,青蛙露出滿意的表情似乎覺得舒服;水繼續被加熱,青蛙的臉變紅了,但仍然沒有意識到要跳離水面,接著水越來越熱…越來越熱…越來越熱,正當觀眾們有預感且十分緊張它的下場時,發生-

幸好這部片並非恐怖片:p

海嘯、地震、油輪漏油、夏天熱冬天也熱,誰是青蛙?

太多時候我們變得理所當然-這也好、那也好、這也可以、那也可以、這些是正常的吧、那個本來就這樣啊。日前在日本台看到一個綜藝節目談大腦退化,是說假如 一個人常常做一些不太需要經大腦思考、或者是被大腦判定是「理所當然」而自動反應的事(這裡指的是「後天」造成的種種認知,比如說7+3直接就是10、邊 走邊講電話也能不知不覺走到家門口…等),腦神經之間的連線會日漸減少,只留下固定反應日常生活需求的那幾條線路,即是大腦退化。

就跟政府關閉一些營運不佳的鐵道與車站有異曲同工之處。

說來慶幸,我是一個怕變老的人。這裡的「老」指的並非外在容貌,而是心智;總是希望能時時保持開放的心,不因為「年紀到了所以不XXX」、「不合時宜所以 不OOO」、「起步太晚所以不◇◇◇」。猜想因為這樣,我對於動腦特別有自信,為什麼要做這份工作?為什麼跟他在一起?他們為什麼有那種反應?即使是給我 最多力量的信仰與上帝,我仍然要問:星期日為什麼一定要去教會?為什麼不可做某些事?上帝為什麼讓不好的事情發生在我或者人們身上?

除了問「為什麼」,也問「為什麼不」。

(中場插播-最近看了一個非常有趣的網誌,站長是今年華文部落格大獎得主,是位國中生,她的文跟圖給我許多衝擊……。心想我已經夠會裝年輕了,還是不知不覺中受到不少限制,「社會化」與「經驗」的魔掌的確很可怕…..><)

記得那個談大腦退化的節目找來一位據說是絕對不可能退化的老婆婆,她的絕招是-「倒著說話或倒著唱歌」,比如說「我是小豬」,她就說「豬小是我」,她每天 有機會就練習倒著說話,甚至在節目中表演倒著唱歌讓來賓們猜是哪首歌。(這真的很強,除了字全部倒過來連旋律也是倒著XD)。

所以我後來也學她,在家自言自語時故意倒著說話,真有難度哩,但我怎能輸給一個老婆婆呢?^^

從地球近況談到大腦結構,大家看出關連了嗎?

重點是,從自己做起。若我們的心是開放的,我們的腦袋持續運作不懈怠,地球才會有救,那些活在苦難中的人們才有得到釋放的一天。願我們都能不再以為理所當然,不再認為現有的事就是正常,願我們都能有更柔軟的心,能有更開放的心胸。


最後用聖法蘭西斯祈禱文做結尾:

主啊 使我作祢和平之子
在憎恨之處散播祢的愛
在傷痕之處播下祢寬恕 
在懷疑之處播下信心

主啊 使我作祢和平之子 
在絕望之處播下祢盼望
在幽暗之處播下祢光明 
在憂愁之處播下喜樂

喔主啊 
使我少為自己求 
少求受安慰但求安慰人 
少求被了解但求了解人
少求愛但全心付出愛

使我作祢和平之子 
在赦免時我們便蒙赦免
在捨去時我們便有所得 
迎接死亡時我們便進入永生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