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鈍行環島四分之三

環島遊記在公報

(台灣教會公報2929期第20版知性之旅)
/艾利絲

過年前,我決定把放在心底的「環島」執行出來。

「環島」兩個字會從耳朵掉進心裡,是一位辭去工作的朋友丟過來的。她無意地說著,字字投入我心底噗通噗通響。想到再過不久,我將會離開台灣約莫一季的時間,雖然不久,我知道,我會很想念。

大概是抱著這種心情,我決定出發去環島。活到快三十歲,感覺跟島嶼間差不多是孩子與父母的關係,自以為情感過分熟稔,直到認真思考才發現並不是太了解。因此這次,不只環島,還要「鈍行」環島,從台中出發,一路上儘量搭乘最慢的列車,我想仔細看看台灣的表情。

在平常日搭上往南的電聯車,車廂滿滿的人,很少有人在欣賞窗外景色。電聯車的長條型座椅,不太方便讓人看風景,看到的是對面另一扇窗,而在視線抵達前就已被站立的人群擋住。路途中發現嘉南平原的風光,跟想像中很不一樣。田是有的,但水泥色的建築也不少。我在嘉義中途下車,吃完雞肉飯繼續搭電聯車往南,或許是吃飽了想睡或者窗外景色一成不變,默念幾個站名後不知不覺進入夢鄉,一路晃到高雄左營。

在左營老家度過一晚,第二天繼續往屏東走,這次坐上比電聯車舊一些的冷氣平快,淺藍色車身長得有點像復興號。我不是很理解台鐵的車列編制,心中只想趕快坐到「吹電風扇」的深藍色普快火車。後來我在枋寮遇見它。

跟普快車見面時,心中雀躍難以言喻,我並非鐵道迷,只是懷抱一種「疼惜歷史」的情調來跟深藍色普快會面。天花板上有電風扇,座椅是令人懷念的濁綠色,椅背無法調整,車窗可以打開,行進間從車頭傳來轟隆轟隆的引擎聲,震耳欲聾。

最好玩的是從枋寮到台東這段南迴線,總共有35個長短不一的山洞。本來打開窗戶方便拍照又可吹自然風,卻老是被突然的眼前一黑、巨大聲響嚇到──進山洞了!原本安分的空氣一下子全湧進車廂搧動衣服,頭髮吃下搖頭丸跟著被悶住的引擎聲奮力起舞,受不了的我化身為臨檢的警察,用力關下窗戶發出「碰」一聲以示警告,瞬間狂歡眾人一哄而散,像是什麼都沒發生。

窗戶,又關又開又關又開,反覆火車與山洞們的鬧劇。

抵達台東時天色已暗,在便宜舒適的民宿睡上一夜好覺後於隔日清晨起床,為趕搭七點出發往花蓮的普快車。從台東到花蓮,需超過四小時,起初我害怕沒有能耐撐過這四小時「慢速修行」,豈料,行在花東縱谷的普快車送給我這次環島旅行最美麗的記憶。

從台東出發,一路天氣晴;記得出發前天氣預報過年期間將有寒流籠罩全台,誰知道在山的另一邊竟是藍天白雲的盛夏氣候!花東縱谷裡的田面積不廣但非常翠綠,偶有水田映出遠方高山倒影,山的綠和田的綠像女聲二重唱,與普快的藍和天空的藍組成的男聲部輕快唱和。而金色陽光則是點綴其中的鋼琴聲,從窗外流瀉進車廂,串連起所有元素形成華麗而浪漫的音樂劇!

車行至花蓮,鈍行環島接近尾聲,在花蓮遊走一下午然後搭乘普快前進到宜蘭,可惜這段路時值夜晚加上整日的疲累導致一路昏睡。最後為趕在除夕這日返回台中,「宜蘭-台北」、「台北-台中」段改搭自強號,我的鈍行環島只完成四分之三。

四分之三的鈍行,讓我心裡的台灣輪廓逐漸明顯。說來你們可能不信,這樣子慢慢慢慢繞台灣四分之三圈,原本存在心中的無解問題,竟然不藥而癒!在出國前繞行台灣一圈,對我來說好像「把台灣整個打包帶走」。等到這篇文章刊出時,相信人在國外的我應該不至於感覺孤單徬徨,因為,在我心裡有完整的一顆台灣!



4/23 水曜日小記
一個月前的今天,我在幹嘛?已經離開待了快兩年的公司,正抓緊時間趕快收拾房間,出國前要搬完家,很累,很趕,但那時的我相信,這一切絕對值得。

出國前答應給公報關於環島的文,記得那時因為公司忙、私事也忙,拖稿拖了好幾天,感謝編輯的寬容與耐心,自己就是這種愛拖事情的大缺點。並不是寫不出來,寫的fu可多了,但就東忙西忙有點混亂,然後時間咻地就到了26日,出國的那天。

在札幌生活快一個月囉,生活算是非常習慣,原本以為最大的問題是「吃飯」,現在變成最享受的事----而且非、常、省、錢!!(包括和同學一起煮以及吃別人煮的異國料理,好比說,今晚海先生自己做了漢堡肉和菇菇味噌湯給我們當晚餐,大~~~~~~~滿足!!!我的減肥夢碎)

日文課,也從一開始被老師慘電,到現在可以跟老師及海先生等人聊東聊西扯半天,有時扯到海先生受不了,反問我們上課都在學什麼「奇怪的日文」XD。在這裡認識很多朋友,大家來自不同國家但都是好人,感謝上帝。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