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一切都是為了薑絲炒大腸

上一篇裡,寫到美濃的大波斯菊多美多招搖,無意間也透露騎車徜徉鄉間有多爽多逍遙。可是你知道嗎?就算擁有了這些,缺少某種味道的話,一切還是像泡影一樣不實在。

除非,狠狠地被酸到!

客家料理在台灣不算少見,就算不是客庄也可以找得到賣客家菜的小攤或餐館。不久前法國朋友優久桑到台南玩時,我曾經帶他去吃同事介紹的客家小館,記得薑絲炒大腸很酸,非常過癮,可惜老外不太敢吃,沒有捧場太多(於是多一點進了我的胃:p)。

老實說,想帶外國人吃代表台灣的食物,除了一攤攤小吃,還真想不出什麼比較有特色。台菜?老實說我不知道什麼是正統的台菜。雖然我不是客家人對客家族群也沒太多研究,但提到客家菜想都不必想就可以說出「薑絲炒大腸」「客家粄條」「客家小炒」......。

有時覺得身為「講台語的族群」(--->這個,不知該怎麼定義)有點悲哀。或許在客家人、原住民眼裡看來,台語族群陣容龐大、實力堅強、享用的資源很多。可是以我自身經驗看來,台語文化或許是已經太自然而然的融合在食衣住行中,問我真正的台灣料理是什麼?台灣建築長什麼樣子?有道地台灣味道的小鎮在哪?很難回答。

這也就是我為什麼帶法國朋友去吃客家菜的原因之一。客家人也是台灣人,客家的吃喝或領域相對鮮明。或許這是身為「局外人」的淺薄觀點吧!很高興的是,優久桑那日吃喝得很滿足,除了很酸的薑絲炒大腸,哈!

哦!薑絲炒大腸!

撇開上面「理性」的說法,我應該要承認的是,一切都是為了薑絲炒大腸啦!搞不好莫名我很喜歡客家人,也是拜這道菜所賜。:p

R0017519
我們挑中的是在美濃市中心一定生意超好的老店。看到「大腸」就衝進去了,店面模樣只拍了兩張,這是其中之一,等上菜時拍的。



R0017520
朋友點的炸蔬菜。原來這也是客家道地的料理呀?

它不是現炸的,是已經炸好擺在鐵盤中,讓客人自由選擇想吃的,再交給老板切開。



冬瓜封
冬瓜封。有點像是把冬瓜丟到某種醬料中去「滷」。看到盤子上的汁液沒?咬一口流了滿嘴都是。很簡單的好味道。

另外還有高麗菜封、苦瓜封......等。



R0017522
炸蔬菜之很厚的芋頭特寫。

本來以為冷掉的炸蔬菜可能不會特別好吃,結果完全相反,不很油、也不會乾澀難下嚥,猜想是不是有加入秘藏的調味調,看來很普通但吃來會「涮嘴」ㄝ!



R0017523
朋友說是客庄常見的家常菜--炒野蓮。

野蓮是一種水生植物,葉子平鋪在水面上有點像睡蓮那樣,但是莖很長很長從水底伸到水面,我們吃的就是它的莖,把它切成一段一段然後大火快炒。

後來騎腳踏車時,看見農人正在採收野蓮,旁邊的屋子裡有人分工合作正在整理剛採上來的長長的莖,一定的量捆成一把後再把他們疊在一起。猜想這樣應該就可以拿去賣了。



好酸好酸好夠味!
薑絲炒大腸!第一口的心得是「有夠酸」,打翻整瓶醋?臉皮都皺到老好幾歲了!but,太過癮啦!!而且大腸都咬不爛,嘴巴要一直動一直動很勤勞地執行工作。想像以下對話:

牙齒工頭:「這是哪邊來的頑固分子啊!好久不見這樣難纏的傢伙了!!」
大腦:「(陶醉在酸味和嚼勁中)好爽!好爽啊!!大夥加把勁吧!!!嘿唷~嘿唷~厚嗨唷!!!」


走在美濃市街,鼻子好一點的話不難聞到四處飄散的酸味,閉著眼睛都可以判斷已來到客庄。到處都在賣客家菜,到處都寫有「粄條」或「面帕粄」(即粄條,這是客語說法)、「炒大腸」「粉腸」這樣。

據說「薑絲炒大腸」是非客家人在說的,我的確也沒有看到寫著這樣的五個字。



R0017526
粄條(乾)



R0017527
粄條(湯)



粉腸
阿凱極力推薦的粉腸,有夠好吃!!(不過我心中的NO.1還是大腸啦!^^)

牙齒不好的或嫌麻煩不愛咀嚼的或是怕酸的,建議試試粉腸。



R0017518
生意太好,店內坐不下,只好坐在像流水席這樣的戶外囉!站著的人應該是在等位置,我們很幸運,進門不久就有座位。雖然後來跟人家併桌。

對了,寫到這裡,想起一件殺風景的事。

同桌的其他四人中有三人是台北下來的,由一位在地人帶他們吃喝玩樂。為何我知他們是台北來的?因為,正當我和阿凱開心滿足地享用大餐時,某位媽媽每上一道菜就要說一次「這個哦!台北也有,比較不特別。」「這個啊,台北好像沒有......」。或許她只是想表達來客庄吃客家菜很道地吧,不過在我聽來總覺得有點刺耳......=.=



拍手[0回]

PR
這個,不知該怎麼定義)有點悲哀。或許在客家人、原住民眼裡看來,台語族群陣容龐大、實力堅強、享用的資源很多。可是以我自身經驗看來,台語文化或許是已經太自然而然的融合在食衣住行中,問我真正的台灣料理是什麼?台灣建築長什麼樣子?有道地台灣味道的小鎮在哪?很難回答。

這也就是我為什麼帶法國朋友去吃客家菜的原因之一。客家人也是台灣人,客家的吃喝或領域相對鮮明。或許這是身為「局外人」的淺薄觀點吧!很高興的是,優久桑那日吃喝得很滿足,除了很酸的薑絲炒大腸,哈!

哦!薑絲炒大腸!

撇開上面「理性」的說法,我應該要承認的是,一切都是為了薑絲炒大腸啦!搞不好莫名我很喜歡客家人,也是拜這道菜所賜。:p

R0017519
我們挑中的是在美濃市中心一定生意超好的老店。看到「大腸」就衝進去了,店面模樣只拍了兩張,這是其中之一,等上菜時拍的。



R0017520
朋友點的炸蔬菜。原來這也是客家道地的料理呀?

它不是現炸的,是已經炸好擺在鐵盤中,讓客人自由選擇想吃的,再交給老板切開。



冬瓜封
冬瓜封。有點像是把冬瓜丟到某種醬料中去「滷」。看到盤子上的汁液沒?咬一口流了滿嘴都是。很簡單的好味道。

另外還有高麗菜封、苦瓜封......等。



R0017522
炸蔬菜之很厚的芋頭特寫。

本來以為冷掉的炸蔬菜可能不會特別好吃,結果完全相反,不很油、也不會乾澀難下嚥,猜想是不是有加入秘藏的調味調,看來很普通但吃來會「涮嘴」ㄝ!



R0017523
朋友說是客庄常見的家常菜--炒野蓮。

野蓮是一種水生植物,葉子平鋪在水面上有點像睡蓮那樣,但是莖很長很長從水底伸到水面,我們吃的就是它的莖,把它切成一段一段然後大火快炒。

後來騎腳踏車時,看見農人正在採收野蓮,旁邊的屋子裡有人分工合作正在整理剛採上來的長長的莖,一定的量捆成一把後再把他們疊在一起。猜想這樣應該就可以拿去賣了。



好酸好酸好夠味!
薑絲炒大腸!第一口的心得是「有夠酸」,打翻整瓶醋?臉皮都皺到老好幾歲了!but,太過癮啦!!而且大腸都咬不爛,嘴巴要一直動一直動很勤勞地執行工作。想像以下對話:

牙齒工頭:「這是哪邊來的頑固分子啊!好久不見這樣難纏的傢伙了!!」
大腦:「(陶醉在酸味和嚼勁中)好爽!好爽啊!!大夥加把勁吧!!!嘿唷~嘿唷~厚嗨唷!!!」


走在美濃市街,鼻子好一點的話不難聞到四處飄散的酸味,閉著眼睛都可以判斷已來到客庄。到處都在賣客家菜,到處都寫有「粄條」或「面帕粄」(即粄條,這是客語說法)、「炒大腸」「粉腸」這樣。

據說「薑絲炒大腸」是非客家人在說的,我的確也沒有看到寫著這樣的五個字。



R0017526
粄條(乾)



R0017527
粄條(湯)



粉腸
阿凱極力推薦的粉腸,有夠好吃!!(不過我心中的NO.1還是大腸啦!^^)

牙齒不好的或嫌麻煩不愛咀嚼的或是怕酸的,建議試試粉腸。



R0017518
生意太好,店內坐不下,只好坐在像流水席這樣的戶外囉!站著的人應該是在等位置,我們很幸運,進門不久就有座位。雖然後來跟人家併桌。

對了,寫到這裡,想起一件殺風景的事。

同桌的其他四人中有三人是台北下來的,由一位在地人帶他們吃喝玩樂。為何我知他們是台北來的?因為,正當我和阿凱開心滿足地享用大餐時,某位媽媽每上一道菜就要說一次「這個哦!台北也有,比較不特別。」「這個啊,台北好像沒有......」。或許她只是想表達來客庄吃客家菜很道地吧,不過在我聽來總覺得有點刺耳......=.=



拍手[0回]

PR
" dc:identifier="http://asu510.blog.shinobi.jp/%E5%90%83%E5%A5%BD%E6%96%99/%E4%B8%80%E5%88%87%E9%83%BD%E6%98%AF%E7%82%BA%E4%BA%86%E8%96%91%E7%B5%B2%E7%82%92%E5%A4%A7%E8%85%B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