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義大利餐廳Sowieso

昨天下午因為要去醫院探視剛生完貝比的主管,老闆帶我們幾個人去吃大餐。

(插話:上面寫的「因」與「果」看似沒有直接的關係,但事實就是如此.......

老闆說:「因為還要去醫院,我們就簡單吃吧。」結果來到這家位於四維路叫Sowieso的義大利餐廳。店的外觀還好,一直到我們走進餐廳拿到菜單......

「焗烤野菇一定要點......」「你們吃牛肉嗎?...那麼牛小排來兩份。」「艾利絲妳吃魚嗎?深海鱈魚很讚哦要不要?」「他的鮭魚你們一定要吃看看.....」就坐在老闆旁邊的我,只能面帶笑容但心中其實是拿起彩球狂跳大腿舞,哦耶,好好好,我都吃、我都好,妳敢叫我就敢吃。

「那個OO妳不吃牛也不吃魚,龍蝦可以嗎?」老闆問了問坐她面前的另一位同事。

當然好啊,我雖然是游泳技巧不甚好而且也怕水,但提到海鮮,頭只有點個不停的份兒。

除了湯我們自己看菜單選,其他都是老闆做主。還好是她做主,這種菜色我們哪會知該點什麼好?XD

非常幸運的是,那天我們都有喝到這家餐廳招牌料理-香科南瓜湯。當場喝的時候一邊喝一邊有一種非常不捨得的感覺,「好好喝哦~」「快喝完了」「好好喝哦~」「快喝完了」-正是陷在這種又愛又恨的無限迴圈掙扎中。

嚐到長得有如玫瑰花捲的鮭魚肉配上鮭魚子卵的時候,我幾乎以為自己在海中悠遊了。該怎麼形容呢?應該可以說是前後左右上面下面都游滿鮭魚的驚喜中帶有一絲絲緊張吧!(謎之聲:那一大群鮭魚是游過來討命的嗎?=.=)

煙燻火腿片包蜜瓜,聽來很衝突,而實際上含在口中的複合感動也真的是沒吃過絕對無法想像。煙燻的氣體分子在上面飄散,甜美的蜜瓜滋味自下方蔓延,若用視覺來比喻,恰如綠草如茵襯著滿天彩霞。

起士焗烤野菇也是老闆大力推薦。起士,我愛,野菇,我愛,什麼話都不必多說,讓我心甘情願地降服在他二者的層層包圍下吧!

干貝擺放在如花盛開的貝殼中間,底座下方神奇地出現「花托」。我驚叫,要不是同事唐妮雅及時催促我拍照,我將會面臨無法具體陳述的遺憾吧!

盛妝為奶油花的馬鈴薯與鮮螺肉為伴,轉啊轉地從白色盤子進到我的人體皇宮,以三拍子式的節奏帶出迷幻優雅的山海圓舞曲。

等到深海鱈魚的龐大身軀游上桌,在座的每個人都已經長出肚子了。之後大蝦子也出現了(因為龍蝦還在遠方的海裡所以改由大蝦上場),而我們.......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啊......

就算吃再多、再飽,最後無論如何都要以甜點為句點。原本實在是太飽了,連老闆都覺得滿到頭頂啦,只好說:「這家的焦糖布丁非常好吃,你們應該要吃吃看的....不過太飽了......」那時我心中當場淌血@@。幸好五分鐘後,老闆自己忍不住:「不然叫兩個大家嚐嚐味道好了,真的很好吃,來到這沒吃可惜,要不要?」我當然是在內心OS「好好好」但臉上仍然很鎮定地傻笑,不久焦糖布丁就送上桌了。

實在嚇人,想要模仿電影<艾蜜莉的異想世界>來優雅地敲碎那層焦糖似是不可能的任務,那麼再用力一點,焦糖布丁仍是不動如山。我們同時把眼睛望向個頭較大的一位同事,最後終於在暴力施展之下,順利撬開焦糖層而露出裡頭軟綿綿的內餡。絕對要一片厚厚的焦糖配上軟到不行的布丁一口含入,令牙齒陷入極端的矛盾中,這麼硬?這麼軟?到底是咬還不咬?

太神奇的口感,可以下回來Sowieso只點焦糖布丁吃嗎?其他的菜色當然很好,只是我偏心地更愛甜點。




Generated by Flickr Album Maker



關於Sowieso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