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酸菜白肉鍋與蔥油餅


343318168_65e1d09988_o

「今年一定要吃到去年沒吃到的酸菜白肉鍋!」某日朋友在msn傳來這個令人振奮的訊息。
「好好好,我要我要!(配上人海跳躍舞動圖示)」驚覺一年又過了,從去年開始叫叫叫的台電酸菜白肉鍋,這回…實現的機率應該很高吧?

應該…應該……



為了怕夜長夢多,決定收假第一天的晚上就去吃,加上其中有人即將被「送進」對岸,聽說去那邊名為工作實為參加減肥營(這點我打從心底嫉妒啊),我們決定以傳聞中排山倒海而來的酸菜白肉陣仗歡送這位元氣女孩。

於是約好下班後古亭站旁的黃金拱門見。
人員到齊後,大夥兒邁開步伐沿著和平東路走,神奇的是,沒有一個人確確切切知道台電員工餐廳在哪。只見艾小絲大手一揮指向左前方黑黑暗暗的矮房舍,「我知道,就是那一帶,每個吃過的人都跟我比那邊。」於是大家有點兒亢奮又有點兒怯生生地靠過去,從某條巷子轉進去。眼前是暗的。

這係蝦米鬼地方…….=.=

突然前面出現兩團白影在晃動,摻雜著低沉說話聲,我們如同沙漠裡覓到綠州直直奔上前,是兩位中年男子正在談話,旁邊有個牌子隱約寫著「台電」二字。得救了!

轉個彎、穿過一條窄得僅能兩人並肩行的小巷,終於看到白底紅字、寫著「勵進餐廳」的招牌兀自在黑暗中發亮。朋友忍不住問:「是這裡嗎?」沒錯沒錯,我認得這四個大字,跨進半掩著的鐵門,三個在黑暗中摸索的女子完全沒概念將有什麼等著她們。

進到看來是古老日式房舍的庭院中,突然覺得十分不對勁。人咧?不是說會有一條長長的人龍從裡面延伸到外面嗎?餐廳關了?倒了?客滿了?賣完了?種種不安的念頭自腦細胞深處一一竄出,怎辦,該不會沒得吃吧?好擔心哦…..

直到推開有歷史感的木門,滿屋子的熱氣偷襲我們驚慌失措的面孔,定睛一看,這兒一桌、那兒一桌,這兒一群、那兒一團,每張桌子都在冒煙,煙的四週圍必定有紅色出現-肉,是肉啊!!

呆站了數分鐘,才有老伯伯看到我們三個以小狗眼睛渴望著肉的不速之客,「幾位啊~」問了人數後指指靠近門邊的大圓桌,「坐這,坐這」。哇,大圓桌ㄝ,就坐 我們三個人,這麼氣派,真是不敢當啊,頭一次來到貴寶地就像大爺似的,屁股都還沒坐穩,冷盤啊、酸菜啊、牛肉啊羊肉啊、趴趴趴地光速飛上桌,差點要懷疑起 眼前這張看來不起眼的舊木頭桌其實是安裝有22世紀超先進科技,心裡頭想吃什麼就會自動浮出來…..

也許是料一下子上得太快,我們再度呆住,直到耳邊傳來「先把酸菜和豆腐放下去」才開始動作。滿屋子的人都在吃香喝辣,室內佈滿白煙,感覺好像身在仙境啊,酒池肉林的仙境

(沒有酒啦,我們喝老媽媽酸梅汁,讚的咧~)

然後看到傳說中好吃到爆點的蔥油餅上桌,什麼嘛,長得不就是蔥油餅的樣子嗎,讓我鑑定一下到底是多好吃。夾起一片切成扇形的蔥油餅,放到嘴巴裡咬一口,已 經不熱了,卻一點也不油膩,表皮竟然還脆脆的,不小心還把珍貴的皮掉在桌子上(後來發現太美味了,就覺得那些皮好珍貴><)。那味道很難形容 啦,可能我本來就喜歡吃蔥油餅啊,隨便哪家都覺得很好吃,不過我想假如有人本來不喜歡或不敢吃蔥油餅,或許可以試試這家,愈吃愈涮嘴哩,我們續了好幾盤。

原本以為酸菜為底的湯頭會很酸,至少我看到他們大把大把放酸菜進去,湯滾了肉熟了之後,才真正體會到那酸菜有多可口。在吃的當時,適中的酸配上熱湯在口中 形成一種麻酥酥的絕妙滋味,無論是挾著肉一起吃、放在湯裡面吃、直接單吃,都很夠味而不過度搶味覺。另外一點讓人很讚賞的是,那晚吃了那麼多酸菜喝了那麼 多湯,用餐完畢後走在回家的路上,完全不覺得口渴,嘴巴裡面也不會有異樣的口氣或怪味,好像之前沒有吃東西或是吃了很清淡的食物。總之就是一種用餐時與用餐後都令人愉快的感覺。

不必排隊就能吃到傳說中的火紅美食,格外令人得意。或許是天氣不夠冷。當我們一人捧著一個填滿酸菜、肉片、蔥油餅的圓肚皮走出餐廳時,室外較涼的風迎面一吹,仍然有種溫熱飽足的幸福感啊~

託吃到飽的福,我一路從古亭走到公館,幻想身邊的景物從未見過,以一種新奇的眼光,享受難得的夜間漫步樂趣。











(感謝元氣小翔提供精彩照片)



台電勵進餐廳之酸菜白肉鍋

台北市和平東路一段55巷5號
(從75巷轉進去比較好找,直直走就可看到左邊有不起眼的小門)
11:00am~2:00pm / 5:00pm~8:00pm
據說不能訂位一定要現場排隊(除非是台電員工或整場包下來)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