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靜香SHiZuKa

被吸到這裡來了
有一天,不想工作的時候,我們在巷弄中尋覓,然後遇到靜香。

起初我們被拒於門外。奇妙的是沒有人感覺慌張,有的在讀牆邊剪報,有的用相機看路邊。

突然門自己開了,出現一張清秀的臉(事後有人跟我說她好像日本人)。她的表情很沉靜,但手腳曝露出她的微小慌亂。「本來以為今天不會有人來。裡面有點亂,希望妳們不介意。」

進門只需一眼就看透這個小空間。兩張桌子一個小吧台兼料理區,正對著門有一座向上的階梯,抬頭看見天花板下飄浮著令人好奇非常的神秘空間。

這天我們的心情都不是太好。坐下來後除了放肆地打量這個填滿深木頭色的空間,沒有人想說點什麼。menu也很上道,小小薄薄地無所謂地隨便我們愛翻不翻的死樣子。好累。

從身後傳來瑣碎的聲音,想是她正為兩位不速之客張羅著。那些聲音真好聽,不當這裡還有其他人存在似地叮叮咚咚演奏著。如果我也有自己的一家小店會怎樣?如果我處理手上的工作也當做沒有其他人一樣投入在其中會怎樣?

都點了下午茶,有一杯飲料和一塊點心。內容很簡單,味道不簡單,自製的香蕉蛋糕裡藏著做料理的愛情。想起在京都石塀小路的石塀喫茶店,同樣簡單得讓人不知從何說起。事實上,不需要去說什麼,嘴巴閉起來,享受即可。

這天的音樂是玉置浩二。中間我上去空中閣樓探險,看來像朋友聚會小包廂,可是毛絨絨地毯及軟綿綿枕頭看來很濃情蜜意。不想下來,索性坐在樓梯最上層往下 看。如果這是我家會怎樣?我想我會躲藏在這懸空的如吊床的密閉空間裡安心徜徉在夢鄉。一樓會有沙發床提供隨時躺平放空,還有無線網路滿足不必出門就知天下 事的懶人慾望。

我還沒去過北海道,這天坐在靜香的窗邊卻一直恍神感覺像在北國。窗外堆疊厚厚大雪,室內爐火光亮我們的臉,手上一杯熱茶。旅人的休憩地,累了的時候,很重要。

對了,靜香不適合超過三人以上拜訪,不適合大聲聊八卦,不適合把門外的標準帶進門。每星期四下午老闆娘要去接女兒下課所以不開門。平日六點以前提供免費無限上網。

(註1:問上網一事時,老闆娘的表情似乎在說沒人問過她這問題。或許來到靜香躲藏卻又上網是......?不過她還是說可以一起用她自己在用的網路。)

(註2:據說靜香過晚上六點會變成熱鬧小酒吧。想要放空懶得說話的人,記得要下午時候前往。)



想吃想喝?

舉杯邀明月

滯.在

通夢鄉
(photo by LC-A)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