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那夜金沢裡.東出珈琲店


忙得告一段落,才發現音響傳來的是柔和的鋼琴聲,呼吸兩口有點冷的空氣,想起些事。

大縱走到金澤的那日,我們落腳在踓離JR車站一個公車站距離的「十間町」一帶,也就是近江市場附近。那家一樓是咖啡館的白色旅館十分有味道,當初訂房除了它的評價,就是受到那片白色吸引。住宿的事我日後會全部一起寫,到時再細談。

放好行李後我們去市場吃晚餐,還不到五點吧,會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本來想點冬季最應景的「寒鰤鍋」,沒想到店員說五點後才供應。吃完飯發現市場已經快速清空,飯前看到的一隻隻朝天長腳螃蟹全不見蹤影,不禁合理懷疑他們的腳是會動的,都走光啦!XD

空空的市場、冷冷的空氣、少少的人跡,不看手錶的話,老是以為已經深夜,看手錶就嚇一跳,竟然還不到六點。北國冬日的夜色特別濃吧,讓南方體質的我們懶洋洋,可是不到六點,回旅館,真不甘心!想起走到市場時經過一家看來滿有舊時代氣味的咖啡館,好吧,就去那裡打發時間。

進門前瞄到門上小小字的營業時間,開到七點,真早,讓我們有點心急;但一踏進門內,腳步和情緒就黏稠起來,整家店的老派裝潢彷彿在說:「時間很多、很多。」

他們是對的!後來我們悠悠地喝咖啡,聊天,偷看老板(很有型的咖啡中年人)。那一小時走得真慢。情感上應該是坐了好一陣子,還有客人比我們晚進來呢。進來、坐下,進來、坐下,說好的七點,誰在乎呢?

大約是從金澤開始吧,時間好像被下了跛腳的藥,走起來有一秒沒一秒的,以為九點了才六點,以為凌晨一兩點了竟然不到十二點。我們好幾次在床上「很無奈」,到底,要睡了嗎?

有點離題,這篇想說的是:金澤的「東出珈琲店」,很舒服,焦糖布丁好吃得舌頭要打自己,價錢跟氣溫差不多,可謂身心靈及錢包都顧到了。


拍手[5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