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從洞爺湖看世界

2937-20
最近,有兩個地名,不只在日本國內人氣指數旺,被海外媒體提到的次數應該也居高不下。一個是二○○八年奧運聖火傳遞所在地──日本長野縣,一個則是二○○八年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簡稱G8)所在地 ──北海道洞爺湖。

如同各個國家極力爭取奧運主辦權,即使G8並非全民共襄盛舉的活動,舉辦會議的所在地,也會因為媒體宣傳、新聞報導等,有機會在世界的舞台上打響知名度。

原本以為,G8是「高層」的活動,一群來自世界各地的官員們決定在一個地方開會,一年一次。然而,從我下飛機踏上北海道土地的那天起,G8似乎變成我不得不關心的事實,因為,幾乎每天在札幌各個角落,都會不經意看到「北海道洞爺湖サミット」(註)這幾個字,不只為此成立「道民会議」,連相關聯的土產也已上架販售。或許登上世界舞台的光榮背後,道民們更感到驕傲的是北海道的好山好水被世界看到。

洞爺湖,現在不只是台灣旅行團愛來的觀光勝地,也成了國際議題的關鍵字。

偏偏,我不愛湊這類的熱鬧。多數觀光客來北海道的優先選擇通常是交通方便的道南(洞爺湖所在地),加上變成新聞議題,讓居遊在北海道的我並不打算去看洞爺湖。然而上帝就是這麼愛跟我唱反調,某個契機下,我跟著「北海道地區大學台灣同學會」的學生們,到洞爺湖畔一泊二食,重溫學生時代跟著社團嬉笑瘋鬧的不眠之夜。

撇開洞爺湖受到注目這件事不說,其實我對它還是感到一點小興趣,那就是它的甜甜圈形狀。從地圖或衛星空照圖來看,它比任何一個曾看過的湖還接近正圓形,而說巧不巧的,湖的正中間有個中島。

洞爺湖也像是縫在北海道這塊上等布料上的一顆半透明湖水綠鈕扣。

站在溫泉街附近的湖畔步道,稍稍探頭,就能以肉眼清楚看見湖底泥沙,如此高透明度,是因為洞爺湖是個「貧營養湖」。日本維基百科記載,在昭和三十年代,因礦山廢水流入,造成洞爺湖酸鹼度只剩下2的強酸性,使得湖水中的生物幾乎滅絕;後來在昭和五十二年湖畔的有珠山爆發,大量火山灰掉入湖中,因此中和了湖水的強酸。

這樣透明純粹的湖,台灣可能沒有了。然而,即使是多數人公認愛乾淨的日本,也同樣面臨人為污染問題。由於湖畔南岸的洞爺湖溫泉街的廢水排入,洞爺湖的透明度日漸下降。

這是個無解的迴圈。美麗的風景引來欣賞的人們,而人們終究造成風景不再美麗。於是我又想起了今年G8在洞爺湖。

最早G8會場的候選地點並沒有洞爺湖。因為山水秀麗、交通方便等因素,它異軍突起打敗了當時候選的京都、橫濱等,成為繼沖繩之後(2000年)在日本舉辦高峰會的非主要都市。

每每欣賞上帝創造的天然美景時,心中總會愛憐交集,既喜愛眼前的優美景致,又感嘆於究竟有多少人能受到美景感召而在返家後徹底落實愛地球的種種行動。我自己也很難時刻做到,有時稍一疏忽或無知,間接成為傷害地球的殺手。

無意間來到洞爺湖,這顆半透明湖水綠鈕扣似乎也縫在我的心上。佇足湖畔往中島眺望,寬廣的湖面映照著白雲藍天,再漸層到原有的湖水綠,隨著視線角度,湖水的漸層度也悄悄在變化。

望著湖面,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如果我能從上帝的位置往下看,猜想洞爺湖也像是萬花筒的入口吧!

一邊賞湖、一邊在心中默禱,今年的G8不只要順利完成,更期盼各國首領有顆柔軟的心,除去硬梆梆的議程和文謅謅的書面企劃,更重要的是落實善待地球的生存法則。

 
註:G8高峰會的日文名稱

 

【關於G8與日本】
今年的G8高峰會,日本是主辦國,將以「對抗地球暖化」為主要議題,同時討論非洲發展、油價攀升及核擴散問題。由於今年開始進入《京都議定書》的承諾期,主要工業國家必須將溫室氣體排放量減低至當初設定的目標。為此,日本也承諾要把「完成京都議定書的減碳目標」推廣為全民運動。


(原載於台灣教會公報知性之旅第XXXX期--->忘了@@)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