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道北。最北城市

轉眼時間即將到五月。以前的五月有兩個意義,一個是母親節、一個是生日,去年之後加上一個,是我「踏上日本最北角」的日子。

回想起來那段時間玩得相當兇。四月底的週末去函館及松前賞櫻。隔一週道東一人旅玩過一大圈。再隔一週搭上特急サロベツ号往北海道的北邊走,抵達日本最北城市--稚內,踏上日本海北邊小島利尻,站在日本最北角宗谷岬望俄羅斯領土。難怪老師和宿舍管理員都說我好像很忙的樣子。

從札幌出發到稚內,即使搭上最快的特急列車,也要花上五個小時,偶爾心頭一閃:「有新幹線就好了!」但若是一切變得這麼快,或許抵達目的地的時候會覺得:「啊,就這樣嗎?」北海道不像關東或關西,目的地本身的魅力夠清楚外顯。正如同後來我到四國去,以一外行人來感覺,四國並不需要新幹線。

車子為什麼越開越快?是因為要爭取時間。然而在慢活的地方你說時間不夠,豈不是很瞎嗎?

這天往稚內,有特急之名、駛來一點也不急的サロベツ号,以從容的速度奔馳在道北原野上。中午時分從札幌出發,抵達稚內正好向晚。在填充暖氣的列車上我們猜想不出窗外的溫度有多低。對於土生土長在亞熱帶國家又很怕冷的兩個年輕人來說,往北移動2800公里在札幌生活已經是挑戰,還從札幌繼續向北走396.2公里(註)來到這最北城市,不由得令人質疑起「冷」這個字的極限到底是什麼。

「一下車會不會瞬間變冰柱啊?」在車上反覆這樣想。車行太久,與我同行的朋友靠著窗睡了,我也覺得空氣悶熱有點頭昏,但心情亢奮無法安定,於是坐到走道另一邊的窗邊座位,與窗外的北國雲朵像玩抓抓樂遊戲,有時一手抓,有時用兩手姆指與食指組成框框試圖剪下一片風景。

星期五下午,往稚內的列車只有三個車廂,卻沒有坐滿,途中一站又一站比荒涼比站名難讀。

搖搖晃晃、晃晃搖搖,也許這中間有什麼變身的咒語靈驗了,當サロベツ号不急不徐停妥在稚內站,下車後的我們大吸一口冷冽空氣。

「也還好嘛!」不禁得意地脫口而出。之後我們還往海邊走去吹風,用力感受一下道地北邊吹來的冷空氣,然後再驕傲地說根本不會冷。:p

這晚住的民宿就在車站附近約五分鐘路途,舒適溫暖。第二天一大早,真的很「大」哦,約莫凌晨四點吧,天空就露魚肚白了,實在驚人!民宿老闆很貼心開車載我們到港口,中間還停靠便利商店讓我們買早餐。這天,是往乘船往利尻的日子哦。

特急サロベツ号
特急サロベツ号



伸向北方
記得是兩節指定席、一節自由席。
駕駛室在乘客車廂內,感覺很像在坐電車.......



抓包!!
吼~亂倒東西被抓包!:p



到旭川才算是真正的開始哩
過旭川才算真正要往道北走



沒啥人
沒有坐滿



沿途風景3
沿途風景



很北海道的風景
很北海道的風景



還有湖!
有湖



也有很多樹
有樹



山靜靜地陪伴我們
一路上有山靜靜地陪伴



樹的顏色很可愛
樹的顏色很可愛^^



誰家的五線譜
誰家的五線譜啊?



迷你車站
小小車站



我的手!
我的手與北國的雲



終於到南稚內站
啊~終於到南稚內站了!



百看不膩
日本最北的車站



鐵軌的盡頭
日本國鐵道的尾巴!



像是空城
好寂寥的城市啊
有人在嗎?



螺again
螺,発見!
(稚內港北防波堤,北海道遺產之一。)



發現俄文!!
有俄文耶!
這樣算來過俄羅斯了嗎?:p
(至今稚內港也還有跟北邊俄羅斯庫頁島有往來的船哦~)

窺看
價錢不貴又舒適的民宿。
 註:台灣南北距離約是395公里。北海道約是台灣的2.3倍大。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