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道東。網走監獄博物館

(太久沒寫北海道之偽前言)
二○○八年五月初的,我利用日本黃金週的假期進行了北海道(道東)一周旅行。這一周算是滿大一圈,拿著任選四日使用的JR Hokkaido Pass,從札幌出發,頭一日住在道東霧都--釧路,之後走山路往北,最後抵達厄霍次克海岸邊的流冰之都--網走,再向西返回那時我在札幌的「家」。



在這個好大一圈的旅行中,最後一個景點是監獄。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連監獄都可以參觀,果然是日本人的腦袋!」XD,正常沒有人會主動走向這種地方的吧,然而成了博物館的網走監獄,卻讓各地遊客絡繹不絕走向它。

要做就要做到徹底啊!

它的名字是「博物館」,的的確確夠格這樣標榜。監獄就是監獄,即使重建也絲毫不遜色,一間間小囚房不只存在眼前,更讓人情不自禁思索「啊,被這樣關著是怎樣的心情呢?」「為什麼會被關呢?」。室外有幾可亂真的假人正辛勤工作,室內也設有「監獄食」讓自由之身的遊客品嚐體驗。

十足徹底的博物館、十足徹底的監獄!

走這樣一圈,相當有探監的感覺,過程中又帶著戰戰競競的心情,思想曾有多少人在這裡吃苦過,其中是否有人是受冤枉的呢?

很微妙地,一個人來到監獄這樣屬孤獨的地方,大腦似乎特別敏銳。一些房舍雖是重建、過去的人也不見蹤影,即使天光正亮,總覺得有什麼電波傳入腦內啪滋啪滋地打著只有自己明白卻無法向人訴說的神秘語彙。

「我想家啊!我想念遠方的妻兒啊!」是不是這樣解釋的呢?

記得妹尾河童在《窺看日本》一書中曾提過網走監獄,一如台灣過去的綠島,網走監獄也都是收容重刑犯政治犯(註)。試想在這個北方島嶼的北邊,流冰年年來訪,僥倖逃脫之後,立刻出現層層白雪阻路,逃亡難題這才開始吧!

間隔一年又兩個月時間,旅行中許多細節一一遺失,但是一個人走在北方大地的感動,以及旅程中傳來的幽微情緒,怎樣都不會忘記。


IMG_3022.JPG
大門。公車站在裡面的停車場。前晚我住在山腰處的農場民宿,走路即可抵達。



IMG_3027.JPG
走進監獄前會經過跨在這個人工水池上的「鏡橋」。有句名言大意是「把流動的清水當鏡子來看自己,希望能走向正途抵達對岸。」這也就是鏡橋名字的由來。

五月初的北海道,櫻花正滿開。



IMG_3028.JPG
哦唷,看到國旗和繁體中文格外感動~~~~~XD



IMG_3030.JPG
在我到的前幾天,五月二日,博物館剛迎接第一千萬名遊客,新聞也出現好幾次報導。才相隔幾天,我就來到新聞報導的所在地,感覺頗興奮。(表示新聞是真的!XD)



IMG_3034.JPG
沒記錯的話裡面呈現出法庭的裁判實況,感謝各位假人配合演出。



IMG_3036.JPG
「阿母啊~我順利逃出來了!」



IMG_3037.JPG
現在看到這幕馬上就想到我的開心農場(facebook遊戲)......XD。今天應該又被偷了不少吧,嗚嗚!



IMG_3040.JPG
享用「監獄食」的人們。誰是真的誰是假的呀?XD



IMG_3041.JPG




IMG_3047.JPG
他是真人!



IMG_3049.JPG  IMG_3050.JPG
自由,天光。



IMG_3057.JPG
他是假人!(但歷史上有這個真人,據說是個逃脫高手,但畢竟北海道冰天雪地,最後還是被抓回來。)



IMG_3060.JPG
探監日和!(誤)
北緯44度的天空!



IMG_3071.JPG
這個就是一開始提到的「鏡橋」



IMG_3086.JPG
結束參觀後,偷了點時間上山頂遠眺厄霍次克海!---->列為此行重要目的。遠方那片藍色即是全世界緯度最低可以欣賞到流冰的海洋。雖然不是冬天來看的,但也算滿足了,畢竟我實在不敢保證自己有多少耐寒的實力.......@@

還是會想看流冰啦,等我囉!反正北海道是我的故鄉~(自以為)XD



特急オホーツク号
結束五天五夜的道東繞一圈,這輛「厄霍次克號」帶我回到札幌溫暖的家啦~^^




網走監獄博物館


(註)「政府急需建造監獄容納政治犯,又得開墾從阿依努族手中奪來的土地,儘快將北海道納為領地,必須投入大批人力。把這些惹麻煩的政治犯遣送北海道,不失為兩全其美的絕佳方案。」(《窺看日本》,p.14)


拍手[1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