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日光記憶:人與歷史,還有茂密的樹

只要開始想寫日光,就覺得連一個簡單的開場白,都不會寫,語彙能力彷彿退後到孩提時代,視覺印象大於文字表述。

我記得是在一個轉彎後,出現筆直通往東照宮的參道,高得通天的綠樹夾道排列,使得盡頭處的東照宮大門看也看不清。眼前的畫面以透視學的方式大約可分成三個區塊:上方天空、中間佔多數的綠樹群、底下向遠方伸去的灰色道路。

定睛看,才發現參道上的人群不在少數,從衣服的顏色看得出其中有不少是修學旅行團。奇妙的是,當眼睛的焦點從人群移往兩旁的樹,人就變螞蟻了,樹才是這裡的標準比例尺。「這些樹怎麼可以這麼高這麼直又這麼的綠啊!!?」這句話如泉水反覆自心底湧流,心臟砰砰跳。

東照宮是德川家康安眠所在,想當然無論在規模、設計上都不可能平凡而簡單,我在這裡看到曾看過最華麗的手水舍,一個供人舀水潔淨的地方,竟然能搞得如此金 碧輝煌。東照宮大抵可說是非常華麗與講究的,雕刻之細膩繁複遠勝過我記憶中的二条城、姬路城,眼睛都不知要從哪邊看起-即使如此,一跟旁邊如畫布上大膽潑灑的綠色調相比,人造建物再怎麼試圖要偉大都在我眼裡逐漸失去光彩。心裡想著「不愧是德川家康」眼睛卻無法克制地往旁邊飄去,脖子也一抬再抬根本沒辦法完全把所有的樹收進眼底,樹啊樹啊,你們怎能這樣,甚至其中幾棵綠得透出螢光了,真是不可思議!

雖然我不是佛教或神道教的信徒,但走在這裡的確感覺得到這是一個「神聖的場域」。心想,再怎樣暴戾、忿世的人來到這邊,聽幾遍風與樹的合奏,再看看身邊已經度過數不盡寒暑的綠色朋友,會不會覺得他們透出一抹「我懂你有多麼的不甘心,我懂」的微笑呢?

走在二社一寺的領域裡,看不完的樹看不完的大樹,他們令我好安心。我其實不懂德川家康有什麼豐功偉業,也不懂日光在地的信仰,我是一個外人,而這些參天的老樹以無盡無私的包容接納了我。幾個小時遊盪在這裡,直到雨淋了下來。

給我震撼的一刻
(東照宮參道)




東照宮入口




樹與塔比高




華麗的手水舍




東照宮內某個門




看看那些樹怎麼搞的XD




往二荒山神社本社




偶爾會出現螢光樹,夭瘦綠

拍手[2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