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日光記憶:初回



在想要用什麼方式記載這九天,特別是九天中的精華,日光-日本之光。

第一次聽見「日本之光」這形容覺得有點囂張,日本其他景點居民未曾有過怨言嗎?在駛向日光的列車上看到掛滿寫著「Nikko is Nippon」的海報,口氣比「日本之光」還大,這麼公開,這麼義正言辭。


日光,遲至我在規劃日本行程時還不懂它是何方神聖,只看到背包客棧三不五時有人留言詢問,這名字看來很普通,甚至有點被濫用,但稍微看過幾篇網誌幾個討論串後,原本的九天東京行,縮縮縮,刪刪刪,日光到我手裡活像個插隊的大老粗,一口氣就三天兩夜。

似乎有點冒險吶,最好日光真的是日本之光。出發前我心裡是有點不太服氣的。

一個人,不待大都市,偏往深山行,雖然前方的未知數更多,可是我知道自己是不喜歡大都市的,同樣一群人跟一片樹林,我覺得後者給予的自由度多更多。而這次會選定東京不再倚向我心愛的京都,可說是某種程度的「賭氣」-一國之都!我喜歡日本卻沒有去過東京,理論上好像說不過去,雖然別人怎麼想是別人的事,但心裡倒真的有點不甘:東京,你是啥玩意兒,為什麼那麼多人說你好,我就得親眼去瞧上一瞧,然後再把你踩在腳下。

帶著極端矛盾的心情,就這樣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頭暈腦漲不情願又期待地飛向了東京。結果才下飛機沒多久,就先到南下伊豆然後又北上日光,雙腳跟東京的土地好像S與N兩極活脫脫不對盤。

感謝新幹線快狠準地把我拉離東京(什麼東西?之前不是放話說要踩東京嗎居然馬上就逃走了^^||)。在宇都宮還算悠哉悠哉地逛著車站,只是有點傷腦筋地在找可打國外線的公用電話,因為據說某人在日本時間十一點從台灣撥到民宿,老闆娘留了紙條在我門口叫我回電話。結果繞了兩圈還是沒找到,先去吃餃子再說。

六月是日本的淡季,天空灰灰的感覺梅雨要來不來,加上在上班日的時間遊盪,四周圍看去,即使出現像我這樣的年輕人,也是穿西裝打領帶提著黑色包包。我坐在面窗的單人座位吃油炸餃子,右邊隔著一個座位是位上班族先生,吃了好多東西。我打開相機看時間(沒打錯,我只有相機裡面的計時器可看),還沒中午已經在大吃了,是不是工作壓力真的很大?

吃完看時間還早,今天的行程應該只有二社一寺,就算來不及明天看也行吧!看到對面的大樓長得有趣,而且有yodobashi(一種3C賣場連鎖),就過天橋去晃晃。

離開台灣前,哈日的朋友說日本有很多新轉蛋還有NDSL週邊可以大買特買,衝著這個,進到yodobashi後直接殺到game區。咦,還好嘛,沒看到瑪莉歐的轉蛋筆、也沒看到動物之森的週邊,是因為宇都宮算「鄉下」嗎?XD然後看到「品切」(賣完)的wii還有僅剩的粉紅色NDSL,算了,我想要黑色的,不會為了在日本買而變心滴。

不過,也許是抱著證明「到此一遊」的心情,我還是買了NDSL的鉛筆型觸控筆,之前在網路上看到覺得好有趣,用鉛筆搓戳螢幕耶~(笑)

接著在其他樓層看到足以令人敗家的超多可愛雜貨及卡通週邊,我只有順路看一眼連進櫃都沒有進。的確日本是敗家的天堂,在台灣時也三不五時嚷著要去日本買某某某,但真正人到日本的時候都不太會暴走,可能經歷過搬家的苦或者覺得地球真的快滅了還是該「禁欲」吧!

倒是神經大條的我,突然在上帝的啟示下買了一把小傘,雪花圖案的,價錢出奇地便宜,害我半信半疑地問店員說「這可以雨天用嗎?」。人生的確是充滿種種不可預期,後來在日光山上,幸好有它……

(待續)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