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明信片的故事:幕後祕辛



剛才跟魚一邊各自忙一邊線上聊天,聊著聊著就給她看這張在吉卜力美術館拍的照片。當時的我正在寫明信片給她。

幾次出國都會寄明信片給朋友,跟買小禮物一樣,我非常堅持「針對那個人挑選適合的」這個原則,因為我認為送東西的意義遠大於東西看起來的模樣,不能輕率,不是有買就可以了。雖然,當對方收到明信片或拿到小禮物的時候,也許並不在意,也許他不會知道你曾經為眼前的小東西傷腦筋了多久,但是,我就是想這樣堅持下去。

所以對我來說,寄明信片及送小禮物的對象,非常重要。如果是很熟的朋友,幾乎是不必太用力就可以挑選到適合的物件,而且自信當她們收到後能同樣感受到其中的心意並跟我有著相同的愉悅頻率。

好比說上圖被筆壓著的明信片,它的正面是一台貓巴士,看到貓一定就想到魚,幾乎可說是畫上等號。好比說我寄給另一位朋友的木片明信片,在日光遊客中心看到的-因為颱風曾把日光山上的樹木吹倒了,他們廢物利用把倒下來的樹加工做成各種紀念品,明信片是其中一項-立刻就想到可以寄給熱愛環境生態的朋友,也許哪天透過她間接可以把日光人「惜物」的精神引進台灣。

因此,對象是不是我熟悉的、熟悉的程度達到多少,確確實實影響著我。每次出國都會帶一張印滿姓名地址的A4紙出去,但最後到底寫明信片給哪些人,完全要視旅行的實況而定。沒寫的原因有時是沒看到合適的,有時是「沒有感動」,有時是我個人放懶-例如這回「一人份關東煮」我只有寄給幾位平時很照顧的朋友,但沒收到的朋友也別想太多啊~

換句話說,寫明信片,是一種學問吶!

另外,由於通常是跟公司告假出門,這段期間辛苦了同部門的同事分擔我的工作,因此一定會買東西回來慰勞她們。但我不得不老實說,買東西給同事是一件有點辛苦的事。因為跟同事的關係...怎麼說呢,每天相處至少八小時、一星期五天,可說是比家人朋友還久了,但事實上了解的程度的確有限,基於道義又不好意思空手而回,同時我一、點、也、不、想丟幾包糖果餅乾給她們就算了-一來沒誠意,二來日本糖果餅乾多很難吃,總之我仍然堅持「量身訂做」,所以變成自作孽算是花了不少心力在挑選給她們的東西,唉...

有時候我覺得說不定我真的適合去日本住,雖然通常我給人家的印象是大嗓門、暴力狂、爬蟲類腦筋、單細胞生物,可是我自以為有時還想滿多的而且可以注意細到不行的地方,只是通常沒有說出來罷了......(搧扇子竊笑)



寄出貓巴士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