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最糟也最棒的旅行



之前寫「練習曲」心得文時,有提到六月初我要做一件沒有做過的事-對很多旅行漫遊者來說應該沒什麼,但相信每個旅行者的心中都有那麼一段懵懂生澀的記憶。

這次的日本關東行,我,一個人,飛去。

其實我還帶了烏龜皮皮啦,哈,不是活的那隻,是每天抱著睡覺、在台北陪我的布偶龜皮皮。這九天皮皮真的很辛苦啊,被我塞在側背包裡,有時急著翻錢包或票卡或相機時,把它推過來擠過去的。所以每天太陽下山後,我們總算回到民宿的小房間裡時,進房第一件事就是把皮皮從包包裡面「撈」出來釋放一下,看它趴在床鋪上,一臉茫臉。

每個晚上的民宿裡,都有一隻殼皺巴巴的烏龜,和一個腿快斷掉的人。

這九天的回憶,還真的一靜下來就排山倒海而來。雖然最後一天登機時,我竟然一點也沒有難過與不捨,反而因為很想家而心理埋怨起飛行時間太久:p。相對於今年過年時從京都玩回來,我在飛機上看著地面的大阪夜景,還一度悄悄地落淚了呢!

而我一直說,幸好去了日光與伊豆,這次的旅行才有很深、不輸京都的感動。對於只待了五個晚上的東京,究竟為什麼我一直覺得雲淡風輕呢?還沒有理出來。也許,它不是我的城市,即使我走過了它,理解它裡面有許多有趣的人事物,也稍稍明白為何東京有其迷人的魅力。但,主觀來說,對我,東京,是遠遠比不上日光山裡古木蔽天下的紅色鳥居。

我老派吧,應該。

這是一個最糟也最棒的旅行。套用安藤先生說過的話:「...緊張與不安當中一個人迷失在不知名的地方,因著孤獨而感到嚴苛、迷惘,甚至不知所措。但總是能在那當中找出一條活路,順利地全身而退,並繼續邁向下一個旅程。……」這九天我得到什麼,或許可以說,一個人旅行,會漸漸感覺自己透明化,連原本不願意注目的部份也悄悄褪去唯一那條遮掩的布幕了。在異國、在異鄉、在一個連續不會用到自己母語的世界裡。

老實說一個人旅行並不是全然浪漫的,中間的害怕、流離、不安、挫敗、思念、距離感,像夾心餅乾中間可能包裹的各種奇奇怪怪的餡料,夾雜在一天與一天、一時與一時、一分與一分的不確定厚度裡。

我想,漸進式的學習是適合我的。從全部跟團>>>跟團+半自助>>>跟朋友一起全自助>>>一個人獨挑大樑,這樣的步調是合理且有辦法消化吸收的,中間的獲得像醍醐味一樣不多不少剛剛好。

之前的旅行因為太high而無法看清一些事。這次,因為種種不是那麼正面的情緒漸層擴散開來,感覺十分清楚地,是一種face to face,我與伊豆、我與日光、我與東京,我是我,他們是他們,彼此對流出各自的好與不好。

當然旅行中的樂趣也絕對少不了,甚至原本的愁苦在數天後發酵成微酸微甜,漸入佳境。

啊,不知不覺寫太多了,算是一個總結,也是一個序曲吧(笑)。


(圖說)落地後先買了「JR N'ex+SUICA」給外國人的優惠套票。N'ex是往返成田空港與東京之間的空港特急,SUICA則跟台北市內悠遊卡一樣搭乘JR+地鐵+公車用。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