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東京掠影:堆砌__的鐵塔



星期日去看了我掛在嘴邊好久的電影-「幸福的三丁目」,想看的理由簡單到不行-是日本片-就這樣而已。自從學日文後,心理常有股衝動想「卯起來」聽日文, 每天必開的日本三台+NHK還不夠,聽說有日本電影就想看(好比最近有「扶桑花女孩」),每天也很認真地玩NDSL動物之森(當然是日版),上網訂閱日本 人的網誌、有事沒事去紀伊國屋......。我想應該是跟學生時代為拿高分又不想死讀書而自行開發出的「自然而然」學習法有關,而且成效挺好。

「幸福的三丁目」是一個懷舊的故事,看完我跟朋友都非常同意「要說這部片好看在哪也說不出個所理然」。故事的軸心...應該沒有所謂的軸心吧,一群住在三 丁目(距目測因電影反覆出現東京鐵塔,我自己把三丁目想像成現在的六本木:p不準不可以打人)的市井小民,一個有「社長」的修車廠、一個猛投稿但不成氣候 的潦倒作家兼糖果店老闆、一個從遙遠東北前來都市圓夢的高中女生、兩個很搶戲的小孩以及其他人。現在回憶起來我好像是躲在三丁目路邊某個廢棄紙箱裡偷看的 人,看他們吵架、哭哭鬧鬧、為了某個人偷偷進行某件事、強顏歡笑說出違背內心的話......
看完這部片,過了三小時、一個晚上、到現在,心裡一直有種像煙又像霧的情緒,看得到,想靠近卻撲個空。電影裡,東京鐵塔從三分之一「長到」二分之一然後完 美地矗立在日本人偏好的結局-夕陽餘暉下,挺矯情的結尾卻還是覺得那一幕好美。在我心中,某種類似板塊大移動的工程正在進行:原本塞在伊豆與日光記憶夾縫 中的東京碎片,開始彼此吸引地聚合起來,逐漸拼湊出東京應該有的完整形象,雖然還是模糊的,但至少擁有屬於自己的一塊。託「幸福的三丁目」之福,我曾經走 過的東京從心底復活了,它找到自己該去的地方,不再勉勉強強如同小媳婦般,而我也終於願意正眼與它面對面。

記得在朝日電視台的圓球展望室時,我第一次看到東京鐵塔,後來登上六本木的Tokyo City View,開始覺得它陰魂不散似地跟著。我在淺草搭水上巴士時曾看到一張宣傳海報,第二座東京鐵塔正在蘊釀中,很明顯可以看出目前的鐵塔並不高,奇妙的是 當我從高處看下去時,不僅覺得它很高大,而且非常清楚,不是小小的遠遠的若隱若現那樣曖昧。若就地理位置來分析,可以解釋成六本木距離鐵塔較近,可是我感 覺眼前看到的,不單是一個塔的形象而已。瀏覽電腦中每一張有東京鐵塔的照片,它透出一種教我沒辦法躲避的力量,似乎告訴我,有必要重新審視原本在我心中 「不過是個首都而已」的東京。

台灣也有高聳的建築代表作,也許看到的時候多少會在心中小小讚嘆一下,可是再沒有別的了。在幸福的三丁目裡看到東京鐵塔,在電視冠軍以「代表東京」為題絕 對少不了東京鐵塔,江國香織曾出版《寂寞東京鐵塔》,以及近日蔚為話題的同名小說與電影《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為什麼躲不開這個名字?我 思索、我質疑,暫時沒有答案但應該是稍微懂得了所謂人們口中的「東京」。

這是一個開始。





電影「幸福的三丁目」官網:(原名:Always三丁目の夕日,續集開拍中)
http://blog.sina.com.tw/always/
http://www.always3.jp/05/
http://www.always3.jp/


有興趣的人這裡有「新東京鐵塔」: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zh/0/07/Sumida_Tower_Poster.gif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