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24小時未滿.宜蘭碎片

片狀一

期待好久的雙人旅行。正好工作的黑雲略散、正好高級日文本週開課、正好我們同步update人生的定義。

在床上賴著,你問我什麼時候出門,突然說考慮騎機車去,我驚醒大罵你一頓,然後倒頭再睡。拖拖拉拉不知耗去多少時間後,我們終於出現在台北車站,太魯閣號的票都賣光了,想當然,可我還是抱怨了一下台鐵。然後你問:坐區間車不開心嗎?

沒有啦,我只是討厭台鐵沒有效率。

後來看你傻呼呼的笑容告白:早上七點就到台北車站看有沒有辦法買到車票,結果還是沒有,只好坐電車啦。

你真是個笨蛋吶!


片狀二

經過上回在平溪線被不用錢的空調冷到,這次我們很有默契地記得帶外套。上車睡覺、下車吃東西,是我的宿命,靠在你的肩上,我在夢裡經過了好幾個站,然後生龍活虎地醒來。便當!福隆的便當!

原來福隆車站已經沒有賣便當了,據說是業者跟車站條件沒有談好,只有在瑞芳站和礁溪站才會聽到月台上傳來的宏亮「便當~」聲,竟然是從嬌小女子身上發出的。

到達羅東車站,下大雨,到底要租車還是坐小黃,我們站在騎樓下討論了好一會,也抱著僥倖的心情等雨會不會停。

後來決定先到羅東夜市大吃一頓再進民宿報到。

感覺你比我擅長當背包客,開水帶了,傘也帶了,你的背包是小叮當百寶袋,我的背包裝樣子用。

兩人共撐一把折傘其實不浪漫,雨淋到了我的左臂你的右肩,這時你問要不要去宜蘭吃卜肉,有一間很有名;我龜毛地想吃但又懶,反問你,你說我決定就好。像這種時候常常讓我感覺飄飄然-你對我真的太好,為什麼一切我只要自己決定了就可以?會不會你害我變得越來越自我?

在羅東夜市一間附有座位的便利商店裡,我一邊喝剛買的罐裝清茶,一邊看你隔著街道在雨中買龍鳳腿和春捲。吃飽後,雨停了,我說想吃那攤賣春捲冰淇淋的,雖然你說我記錯了但我總覺得那是你當年畫給我的「笑臉冰淇淋」的創意來源。

在民宿,你介紹給我一部好看的片,叫「那山那人那狗」,我整個人陷在軟綿綿的床鋪棉被枕頭中間,看電視裡的鄉郵員走好遠好遠好綠好綠的山路,整部戲都在走 山路。你一度以為我會看到睡著。房間的燈光只剩一盞,留給你看漫畫用的,我很想笑你看漫畫不好好的看,三不五時問我「這部片好看嗎?會不會不想看了?」。

有時真覺得你不應該對我這麼好。我值得嗎?




片狀三

要睡覺的話,在家裡睡個夠好啦!你一邊叨念著一邊像煎魚般企圖把我喚醒。

要米漿還是豆漿?早餐看起來好好吃哦!趕快起來吃好吃早餐哦!你一邊自問自答一邊叫我起床。

等下騎腳踏車到附近晃晃吧!你總是知道我想做的事。

從民宿牽出兩台鐵馬,我們一前一後騎在左邊右邊的田中間,太陽毒辣辣,剌痛我的手臂,但心裡又不甘願,我要騎騎騎,至少騎一小段路。

來到不遠處冬山河公園的後門,童玩節正舉辦,但這般辣陽光嚇走不少人吧!三三兩兩的人群,後來季子*說今年生意差很多。

太陽之子的你,滿不在乎地用力前進,可是我快烤焦了,快要變成車籃裡的烤焦麵包布偶。再一段、再一段就好,你很有元氣地勸誘我。其實我不是不想在田間探險啊,季子說的河堤小道,實在令人神往,但這太陽的熱情我實在招架不住了,回民宿好嗎?

結局是,我回到房間吹冷氣看Milly的東京生活遊戲中,你在樓上跟季子聊著窮小子開民宿的林林總總。

最後的最後,我攤在棉花床上,又,睡著了。




後記

沒圖沒真相。但是感動,嘿嘿,只在我心裡。

布克旅人小行館(季子*的家)http://www.wretch.cc/blog/askachi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