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學日文之甘苦談之一

從九月底開始算,學日文的日子即將滿兩個月。不是我在臭屁,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感覺自己進步神速、有如神助、天降神兵啊!!

發現沒?以上就是個神!神!!神!!!

翻開我的上課證,已經蓋有十二個上課章,扣掉最早三堂的五十音發音班,老師只用了九堂課,就讓我可以看懂好多以前「看到像剎到、卻偏偏想不到」(註)的日文句子。唉唉唉,既驚喜又感慨啊,驚喜的是覓到教學有方好老師,感慨的是過去曾經學了二三年的日語原來不過爾爾。
之前不少朋友聽說我報名日文課是從五十音開始時,紛紛表以好奇:「妳不是以前學過?」No、No、No,現實就是這麼殘酷,雖然我號稱國中就會五十音、大 學就會單字跟活用動詞,事實上以學校「選修」時輕鬆愉快的上課方式,一切都只是皮毛啊。也因此,從這次的發音班開始,每堂課都讓我像是從來沒到過大觀園的 劉姥姥感到一切如此新鮮!有趣!我的日文前途充滿光明!

不過等下課後回家……(某翔這時妳可以出來接話了,you know….)

剛才在公司花了「那麼一點兒」時間,把上一堂課教的單字背好、文法消化完、然後寫作業跟考卷。其實通常我沒那麼囂張啦,應是利用午休時間來念日文才對,不 過今天被同事找出去吃飯,「一個不小心」就吃太久了。加上上一堂課老師放話說假如這堂課之前沒把規定的動詞變化查好,就「不准進教室!」

(此時此刻,在我心中,老師可是比老闆來得神聖會發光啊~~~

面對外面的人,我一向很聽話哩!當然更要感謝上帝讓我活到坐二望三的年紀,還能享受到小學生把老師的字字句句奉為聖旨的懷舊生活。

三不五時開始想像著在東京世田谷劇場遇到野村萬齋時能跟他輕鬆愉快地「唉殺隻」一下。或者抱著厚厚的課本裝氣質走在京都哲學之道(其實是要去吃湯豆腐


無聊註:以前在大學時學過到中級程度的日文,所以曾經是自以為懂日文但其實完全是「啊…啊啊…妳不就是那個……誰嗎……….到底是誰呢??好面熟啊…….」的程度。orz

拍手[1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