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老派哈日族談學習日文近況

4533063454.jpg前幾天去微風的紀伊國屋書店買了新的京都旅行書,是我的第二本日文出版品。還特地找到先前朋友通報的高木直子新書《ひとりたび一年生》,當場就在書店內先睹為快。雖然我的日文學習還有漫漫長路要走,但總算脫離「有看沒有懂」的心酸過去;除了從漢字略猜出一二,這三個多月學到的單字也派上用場,更讚的是當發現教過的句型結構,心中真是有說不出的欣喜啊!

《ひとりたび一年生》談的是高木直子在日本各地的旅行,其中一篇是京都,許多場景對我來說非常熟悉,即使有些字句不是很懂,也能心領神會一二。看到她去變裝舞伎時發生的大爆笑,讓我當場在書店內笑出來(說實在,這種「理解」的感覺真的很過癮);看到她竟然入住我夢寐以求的「田舍亭」,實在羨慕得快要流口水。

讀懂日文出版品的瞬間總讓我因感動而心跳加快,總算漸漸靠近這個日子-直接拜讀日文版第一手資料,不必像過去苦苦等候,甚至等到中文翻譯時還要因為翻譯不順而讀得像CD Player跳針。
即便有所抱怨,仍然要向這些日文譯者鼓掌致敬。日文的確是非常難翻譯的語言。人家說翻譯有「三要」即信(真實)、雅(文辭優美)、達(文句順暢),然而日 文當然脫離不了日本文化中最獨到的特色-「曖昧」,一句話從文法分析下來,這樣講可能、那樣講也可能,這也可以、那也可以,至於真正的意思為何,完全要看 說話的人、對話的情境、發生的事情為何。

總之變因非常多。

加上「隱喻」的涵意更是不勝枚舉,就算文法都懂了,例外的情況仍然不少。我想,這是學日文很煩人的所在,但也是非常耐人尋味的樂趣之一。

有次跟一位學日文的「先輩」談到,若跟人家說我是哈日族應該很奇怪,畢竟我對J-POP音樂不熟、沒有很常看日劇、跟日本女孩一樣大膽具實驗精神的化妝打 扮與時尚追隨更是不必談。可是「日本」對我來說就是魅力無限,喜歡日本文化、對平安時代及京都特別有興趣、覺得演歌很好聽、會彈三味線很酷、拜野村萬齋之 賜認為狂言與能劇非常值得一看……,這樣說來,我可是「老派的哈日族」乎?

前陣子在書店發現一本名為《京都式經營策略》的中文版新書。即便向來我對商業領域非常沒輒,更別提讀商管的書,仍不敵書皮上的「京都」二字。我訂的書還沒到手,當時在書店略翻幾頁時發現內文談到,京都的個性,就是反東京、反主流、反體制,哈哈,這不就是我要的嗎?

有種自以為是的爽感在當下出現了!

等之後閱讀完成有進一步心得,再寫文與大家分享。我要繼續努力,就算不一定真能順利到京都念書,這學習的過程想必已經收穫滿滿。

「哈日」的各位,小翔、小餅乾,我們一起「日の出の勢いで勝ち進む」(以旭日磅礡之勢勝利前進)吧!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