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冬京都】停格的石塀小路



去年在東山地區走路後留下的遺憾之一,是沒有找到舒國治提及再三的「石塀小路」。明明地圖標示就在寧寧之道的一個轉彎,卻讓我含恨錯過。

這一次總算一了心願。而當我發現它的剎那,才明白為何會失之交臂。「妳看,它的牌子掛這麼高,任誰都會以為這是再平常不過的小路吧!」我不甘心地跟魚抱怨。

站在入口看進去,就是一條鋪者石板的小路而已。正好有群人搶先我們走在前頭,所以也不能說是罕無人煙。但憑著舒國治在《門外漢的京都》裡念茲在茲,說什麼我也要學他走上一回,驗證一下這條小路究竟有何魅力。
「…但向西一小徑,稱石塀小路,卻不能不走。由東至西,曲曲折折,不過二分鐘路程,我每次皆走上二、三十分鐘,流連也,不捨也,細細撫看也。……」(p.33)

「…此二路之間夾的石塀小路,更不可忽略。」(p.73)

「石塀小路。曲曲折折一條不滿百公尺的小巷,卻教我說什麼也不願很快將之走完。」(p.113圖說)


的確是非常短的一條小巷。回想起來,我跟魚拍照、聊舒國治、撫摸日光照射下微溫的木牆,大概耗去有十分鐘以上。

等眼前人群逐漸走離,在第一個轉彎處,石塀小路的幻術發揮作用。不到百步距離,我們已跟方才的熙熙攘攘毫無瓜葛,往前面看不到人,往後面瞧也沒有人,當我跟魚都不開口,那一刻可比是電影中的停格畫面。

「一個像你在看電影的城市。」

定睛細看,圍繞身邊的顏色極單純。任由歲月作畫的木牆、木窗、竹籬笆,承接多少足跡的灰白石板與礎石,金色日光在天空奔騰,綠意點點自院中探頭。別說是二、三十分鐘了,我真想拿張折疊椅原地而坐,累了就直接依偎在木褐色的溫暖上……

不過我還是很世俗地刻意尋找知名旅館「田舍亭」,當然是如願了,就那麼一眼、幾張照片。渴望著入住的那天。魚說,等妳日文更流利時就直接打電話來訂房吧。這又是一針見血的「學習」動力啊!

如同前幾篇文章提過的,這次旅行充滿讓我們深深感恩的事。人算不如天算,再縝密的旅行計劃都不可能比天外飛來的禮物更令人刻骨銘心。接著,在石塀小路發現、那家喫茶店,從閱讀的記憶悄悄現身,令我吃驚得幾乎分不清是書帶著我神遊還是我走進字裡行間成為文字的一個部分……

(待續)



走進來,除了心與眼,其他感官都勒令歇業。



一戶人家,大方地向行人提供取之不盡的美麗。



你在哪裡?我在哪裡?



似乎每用掉一個腳步,就是奢侈。



喝完茶的我們,看見不知是真或偽藝伎正以手機彼此拍照。

魚:「是假的吧?」

酥:「藝伎中也有剛入行的年輕人啊XD」



我等著你。



田舍亭旁的長牆。



石塀小路終點。很明顯已回歸現實。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