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冬京都】保持距離的清水寺



終於來到清水寺,我卻苦惱於無從下筆。

去年第一次到京都,少不了「必去」的清水寺。可惜由於時間匆促、遊客喧囂、初訪京都心情無法安靜等諸多因素,我感覺自己並未看到真正的清水寺。

更言重些,我對清水寺的印象不若對伏見稻荷大社來得感動入心,也不如晴明神社帶給我的狂喜驚詫。就現實面來看,清水寺的御守也不是特別漂亮,以至於「我對它的感覺」與「身邊的人告訴我它的感覺」落差甚大。

於是我從未提筆寫清水寺。
這次再相會,慶幸有「二見鐘情」的喜悅,卻因盛名之累,清水寺裡總是紛亂嘈雜。原以為冬天裡遊客減少許多,無奈暖冬反造就出遊良機。微寒而不刺骨的風、令人開懷的陽光,使清水寺加倍閃閃動人。處於絡繹不絕人群中的我,變成朝聖的觀光客之一。

清水舞台的確壯觀,在第一次我就體會到;一千年以前,不用一根釘子的高超建築工法亦令人稱奇。晴朗的天空讓我清晰地望見京都街景。臉上拂過的微風有春天的氣味,我閉上眼,盡力隔絕身旁人聲,或許有那麼一刻,我跟清水寺很是接近。

清水寺是賞櫻與楓的名所,從我眼前成片綿延的枯枝群就能想像春、秋時有多麼令人感覺幸福。把萬物都當做神靈的日本人在路邊擺上警語說:「櫻花們正在休養生息。」超有合群精神的日本人自然也把照料這群春之驕子的機會與大眾同享,櫻花樹前插有許多小牌子,上頭寫著人名或單位。

試想,「我的櫻花開了」是不是比「櫻花開了」更令人雀躍呢?

走近清水寺一名由來的「音羽瀑布」,我跟魚在這享用今日的午餐。這次很幸運地坐到去年沒機會試的榻榻米座席,脫下鞋子,我很自然地像日本人一樣跪坐。魚好 奇問我這樣不累嗎?事實上我沒那麼厲害,只是每每在榻榻米上用餐時,坐慣椅子的我不知雙腳要往哪裡擺去,常會直接跪坐下來,但要是維持的時間太久,就會放 棄變成不怎麼優雅的盤坐了。

搭配音羽瀑布的流水聲,以及同樣源源不絕的遊客說話聲,簡單的豆皮烏龍滿足了在步行過程中漸空虛的胃。一碗看來沒有豐富配料的麵,因旅行的美好而加料成美味滿點。




投清水寺一票!>>>由此去
清水寺的英文名字是Kiyomizu Temple



入口仁王門旁有一棵開花的樹。看來人不比花少:p



正在排隊進去的人。
出乎預料,我們竟拿到「春」的門票,哎呀,我覺得「冬」是最難拿到的呢!



御守販賣處。
旁邊的老先生老奶奶們正等著寫「御朱印」。我在這買了第一本朱印帳,留下第一個御朱印(照片看這篇的第二張,最貼近鏡頭的就是清水寺。)



清水舞台



這位婦女正對著清水舞台寫生。



被認養的櫻花樹



如果旁邊走過的人群再少一點,會更有氣氛。



旅行中的午餐。這樣就覺得基本需要都被滿足了,還多一點回味無窮。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