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冬京都】河井寬次郎記念館

這天的第二個行程是,河井寬次郎記念館。他是誰?我第一次讀到他的名字是在《千年繁華》這本書裡面,作者壽岳章子的父親壽岳文章是知名的英文學者兼翻譯家,當時京都藝文界重要人士包括河井寬次郎在內常到壽岳家做客。

河井寬次郎是知名的民間陶藝家,記念館則是他的故居兼工作室。會把它排進行程,首先因為壽岳章子提過這個人,其次是因為那是一個家;試想,一個以藝術為專業的人的家,一定非常具有美感吧!加上,他是早期那時代的人,住的地方想必非常有京都當年的風味。最後,搜尋地圖時發現記念館就在從三十三間堂往清水寺方向會經過的巷弄裡,豈不是天意?

天氣很好,我跟魚在陽光耀眼的馬路上以玩耍的心情走著看著。雖然已知河井寬次郎記念館的大致位置,但我並未抄妥地址也沒有事先仔細地確認該在哪條路轉彎然後走多少距離。找不到就算了,帶著一種隨性而至的情緒。記念館是人家的故居,想必座落於尋常人家間,即使我們最終沒有順利進到記念館,也一定在尋找的過程中穿越大路小巷,沾染了許多京都街町味道吧!這才是我的真正目的。

然而事情的變化確實太令我跟魚感恩。邊走路邊拍照邊聊天邊享受快意暖陽的我們,竟然在一個不經意發現記念館的指標。而且是魚注意到的!
從只容一輛汽車通行的巷子轉進去,立刻看到舊時光陰彷彿特別包圍住那棟二層樓木造建築。正門邊成排的犬矢來(註)、長方條狀的木窗、二樓懸掛著的竹簾等, 組合成肉眼見不著的時光機器,似乎那從巷頭開過來的計程車一接近就變成人力拉車,而拉開記念館木門的我們也瞬間穿上舊時衣裳。

「請問…河井寬次郎先生在嗎?」或許我們該用日語這樣先打聲招呼。

進門,是町家必見的窄長走道,換上室內拖鞋,坐在一旁櫃檯內的小姐親切地用日語向我們問候。門票不便宜,900日圓,我想我能理解,同時也期待河井老師透過他自己的的房子給予我們一場靜謐、溫馨、充滿京都藝術風味的洗禮。

首先在櫃檯對面蓋下兩個以河井寬次郎陶藝作品為圖案的記念章。印台旁竟然備有毛筆與硯台,於是我也來裝裝氣質用毛筆在筆記本寫下參觀日期。

然後走進所謂的「客廳」。放眼看去,地板、傢俱、飾品,幾乎都是木製品,用眼睛就感覺得出來是紮紮實實的原木,而需要柔軟的部分則是榻榻米或棉製品。多麼 有「生命」的一個家!是我理想的那種。有時想到現代人實在很糟糕,習慣工廠量產的生活用品後,早就忘記生命碰觸生命時得到的無形感動。更過分是,現代人接 觸「有機」變成一種奢侈行為!

我要暫時忘記自己是現代人。在河井老師的家裡面,我選了幾個好位置來試坐,假裝正處於一個再平常不過的午前時分,假裝自己挑了本喜歡的書就著陽光細看。感謝遊客不多,感謝在房子裡能自在走動,感謝陽光穿牆而入,感謝一切就凝結在我呼吸的當下。

一切盡在不言中……


(註)犬矢來:防止貓狗破壞外牆的竹製圍欄。





河井寬次郎記念館
展示河井寬次郎的陶器、木雕、書畫等作品,以及他的起居室與民藝品收藏。
開館時間:10:00~17:30 (入館至16:30為止,每週一休)
費用:900日圓/大學、高中生500日圓/小學生300日圓
交通:市營巴士五条阪站下車(從京都車站乘206、100路)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