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冬京都】步向旅館路


走出京都車站,正面直直的大馬路是貫穿京都市區南北的烏丸通,橫向則是塩小路通,而京都塔就在正前方高高地俯視我們。烏丸通的地下有京都唯「二」兩條地鐵之一在跑。想到妹尾河童在《窺看日本》一書提及京都地底下因為有太多古蹟,所以沒辦法挖很多條地鐵,也沒有辦法實施電線地下化,因此,到處都看得到電線桿,是京都的特色之一。

我跟魚、拖著不輕的行李往旅館方向移動,行李箱扣扣扣地與高低路面磨擦著,似乎也跟我們砰砰跳的心情相呼應。佇足在烏丸通與塩小路通的交會口等紅綠燈,心想接下來六天將會每天通過這個地方。路口的環境音很雜,人車喧囂,因此無法非常清晰地辨認出人來人往的日文腔調。若一恍神,不過就是在一個熱鬧的城市罷了,就跟台北一樣。

突然有音響向我們宣示,這裡是京都。綠燈亮了,直行、橫行、四十五度角斜行,人群分成三軍躂躂躂地往前邁進。陪著行人通行的是一種聽來古典的單音旋律,極響亮,卻不刺耳,甚至在往後數日我不知不覺愛上了這段音樂。(其實最後一天趁著過馬路時我有錄音,但戶外真的太吵,成效很差。)

在日本的馬路口常會配合行人通行而播放音效,我聽過鳥叫聲、輕脆鐘聲,而烏丸通與塩小路通的這段「古典樂」,是第一次而且令人「過耳」不忘。數日後,我跟魚整理出一個結果:只有這個路口才有這段音樂!每天一早出門、玩累了要回旅館,一定會經過這段音樂的洗禮;早上時聽來像有朝氣的晨操口令,哦嗨唷哦嗨唷地唱著,晚上回「家」時變成安撫的搖籃曲,哦呀絲咪哦呀絲咪地關心我們要好好休息。
它也是進入「旅館路」的前奏曲。「旅館路」位在這個交會口的右手邊,是一條鋪著石板的安靜小巷。走進它,很難相信不遠處就是集新幹線、JR、地鐵、公車等轉運站的京都車站;走進它,似乎一切再吵再鬧都不客氣地被阻攔在外。就是一條安靜、鮮少人煙的小巷。

顧名思義「旅館路」,擁有許多日式旅館與民宿,我們投宿的「藤家旅館」正是其一。當初在茫茫網路中尋覓到藤家,住過的人不多,評價一致中上。後來我翻閱各種旅遊書籍,無論中文日文,都不見藤家旅館刊登的蹤影,甚至我一度「懷疑」這到底是家什麼樣的旅館,到底是低調、還是不怎麼樣?

直到與老奶奶見面的那一刻,一切的擔心都化為烏有。緊張的我連事前在家反覆偷練的日文問候語都忘得光光,只有表明自己是台灣來的「陳小姐」然後就和魚毫無概念地跟她上樓。

因為是傳統的兩層木造建築,我們必須靠自己的力量把重重的行李箱「扛」上樓,搞得我跟魚氣喘噓噓。木造地板隨時會出聲告知它們有多老,使得一向粗手 粗腳的我也只好略繃神經就怕稍不注意把人家踩出個大洞來。當然我多慮了。不過直到現在我還是懷疑究竟這樣的木造房舍是否經得起在二樓跳繩呢?

(待續)


(攝於藤家門口,貓咪芳名為「艾蜜莉」,毛色非常特別,很黏客人哦!活生生就是討人喜歡的招財貓,魚說衝著它下回還要來住藤家!)

拍手[1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