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偽文青愛歐姆蛋

「這位服務生不好意思,可以請你過來看一下情況嗎….」

「怎麼了?」在店內忙進忙出的服務生停下腳步且一臉狐疑。

「嗯…很難說明。請過來我們這桌看一下….」
然後到了座位邊。

「那個….可能是…你們家的歐姆蛋太美味了,所以…你看……」

畫面轉到桌上,一排白色小人圍著大圓盤,圓盤裡正是剛端上桌,鮮、軟、滑、嫩的歐姆蛋,而且是牛肉咖哩口味。從盤中散發出的陣陣蛋香足以令任何人放下任何防備,甚至忘了自己是誰,更不用提桌上小人為何蜂擁而上。

嚴格說來,小人們,是胡椒罐與鹽罐。但一瞬間他們真的忘了自己有何功用,還有「人」爬上圓盤擺明想要跳進歐姆蛋裡面。

「原來是這樣,這種情形很常見,畢竟我們家歐姆蛋太好吃了,連調味罐都抗拒不了。」服務生傾身靠近桌邊,「這時只要把他們抓到旁邊去,兩兩成對排好,他們就不會亂來了。」

眼看服務生動作熟練得似乎常面臨這樣的「突發狀況」。小人們被抓離圓盤,乖乖地兩兩成對站立好,然後服務生微微一笑,「這樣就可以了!」

「哦…呃…….」

「請繼續享用美食吧!歐姆蛋趁熱吃的口感最讚哦~」說完又是淺淺一笑。

「哦…好、好…..」
居然會遇上這種情況,歐姆蛋好吃到連桌上調味罐都不能「自己」?偽文青們個個傻眼,從未想過會碰上這種事。不過話說回來,這家的歐姆蛋實在是好吃得不得 了,雖然它的「斷面秀」不如艾小絲吃過的大阪北極星蛋包飯、也略遜「哪邊料理秀」(註),但從現實面來說,食物好吃最重要,斷不斷面是給吃不到的人「刺激 用」的啦,最最最實在的當然是親自嚐上一口,哎呀呀~~~~~

難怪小人們早忘了自己是誰。

妝點歐姆蛋的牛肉塊也是幾乎入口即化!這種程度的軟嫩有個缺點,就是會來不及細細品嚐而很快地滑進食道。

  「真是便宜你這大胃王~」只擁抱了短短數秒歐姆蛋加牛肉的嘴巴不情願地說。
「哎呀呀~誰叫這些好料烹調得這樣軟嫩,我就不客氣地接收啦!」食道和胃興高采烈地得意著。

「厚,牙齒們咬慢一點啦!」也想好好與歐姆蛋、牛肉們纏綿的嘴巴又說。
「報告,實在沒辦法,這些美食本身一碰就碎,我們完全派不上用場啊~」牙齒工頭面有難色地回報。


偽文青們吃下來,竟然得到了會員卡,真是間善良的店啊!打九折雖然說折扣不算多,但對奇檬子本身來說的確有爽快到!

接著大家輕鬆愉快地散步到台北車站地下街,艾小絲在唱片行買了日本實力派新人歌姬-絢香-的CD。然後有人提議到某間據說「非常舒服」的咖啡館聊是非。

回想起來,偽文青們的話題可謂廣而深淺度不一。從銀行黑暗面、金錢觀、網路拍賣聊到翻譯文學、電影、寫作風格、政治,然後再到公關行銷、職場甘苦談、新年 新願望,甚至時事批評、社會亂象、以物易物,總之想得到的全出寵。就像曾被巫師下了禁口咒而今日得到解藥,情不自禁要一股腦兒把囤積身體裡面多年份的對味 話題全數釋出。

我老實說,這票人沒個正常的,多少,也不是頂好相處的人。偽文青這些人,大概不能說頻率很近,只是,前進的方向雖不中亦不遠矣,或者,彼此相互認同一種「自由人」的生活慣性吧!

想到昨晚閱讀《京都式經營策略》時,曾一度停下思考書中所指不受社會規範的「自由人」一詞。通常,任性的人,雖然有時候令人討厭或者做出不合群的事,但他 們也不太去管別人怎麼做吧?近日播放中的日劇「熟男不結婚」的男主角被人人視為怪咖,是否做自己就不被社會接受?畢竟社會是一個「取中間平衡既不好也不壞 只要可以讓多數人接受」的妥協大團體?!

怎麼會變成這樣結尾?反正,歐姆蛋實在超好吃。

下一次偽文青聚會,預計應該在四月中。大家啊,時間趕快空一空,像這樣「怪咖大集合」也不是很常有的機會啊,哇哈哈哈!

(之後去的咖啡館)

註:即為「料理東西軍」日文名稱。



元町咖哩
台北市南京西路13號2樓(衣蝶S館隔壁萊爾富旁樓梯上)

咖啡店叫Crema(意為
Espresso上面覆蓋著的細細泡沫)
只記得在相機街裡面,新開的,空間挺寬敞明亮,有二樓,沙發不錯坐。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