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記戀台灣欒樹

以下是我的比賽落選文章。請笑納。


身上還穿著短袖衣褲時,眼睛已經先知道秋天近了。

蒴果的顏色很難形容 一個人住且不擅於烹飪的我,週末總是依賴家附近的便利商店。走出店家後等紅綠燈的空檔,我幾乎不會忘記跟對面的七棵台灣欒樹打招呼;有時望得出神,有時加上幾句嘀咕,住在這兒幾年下來,這「七仙女」變成我在每年秋天一定談到的話題之一。

夏末秋初,是欒樹最愛玩花樣的時候。枝葉茂而樹幹廋挺的他們在夏季呈現濃綠色,因頭大身體小被我戲稱為「巨大的綠花椰」;等到夏天要離開時則使出花海戰術,再如何粗心的人都不難發現遍地金黃-剛掉下來的黃花、被踩扁的黃花、乾掉的黃花,落英繽紛佈滿人行道上。

不久,日子一天天過去,即便是每天固定上班下班上車下車而不太留意家附近的變化,總會在某一天,驚豔於台灣欒樹黃紅挑染的秋季新髮色。「啊,欒樹紅了!」在最不設防的時候,眼睛告訴我秋天就要來了。

「真的很準時,每年九月、十月一定變黃變紅。」雖然說地球氣候越來越異常,這些欒樹每年還是在差不多的時間開花、結果,著實令我安心不少-想到我們的應該環境還有救。而能夠在家附近欣賞到比紅葉更有親和力的欒樹紅,甚至從頭至尾參與他們的蛻變,好不幸福!事實上居住的社區這一帶,除了欒樹外還有不少既高又大的「樹伯伯」,因此常能聽見鳥叫,夏季也有吵得人白天無法睡懶覺的蟬鳴,他們全都離家不遠,實在不敢相信我就住在台北市。

成列站在路旁的他們是行道樹,熙來攘往的人車也許不會特別注意。事實上這些欒樹是不折不扣的台灣特有種,還有個別名叫「四色樹」,因為夏時綠、開黃花、朔果紅、最後乾枯成褐色掉落。「七仙女」長得實在太高大,花與果實也都是生長在高處,以我的身高通常只能靠著滿地痕跡來分辨花開了還是果實紅了,或者就站在便利商店門口遙望他們。

盛夏時節,「七仙女」以茂密的枝葉提供來往行人及附近居民遮蔭或乘涼;颱風侵台時,也絕不輕易傾倒。另外聽說欒樹很耐污染,吸收廢氣的能力是所有行道樹種裡最強的。如此可靠卻不呆板,還會在秋天快來之前掛滿紅通通似小燈籠的蒴果,像是為大明星暖場的熱鬧啦啦隊,提前預告秋天的到來。

拍手[0回]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