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今が人生の花だ。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台南也有紫陽花


六月的日本是紫陽花季,有點暖、不會流汗、早晚涼涼的,而且是新綠揮灑的季節,非常喜歡。在台灣的六月已經好熱,台南的話,白天的天空都藍飽飽不用錢,但走到樹蔭下或是傍晚後,是有風的。

有天無意間發現「紫陽花又開了!」會說「又」是因為我早就知道她們在那,無疑的上次看見開花是去年的此時,再次見到這團團花球,感覺美好也體會到時間流逝飛快。


應該是旁邊住戶種植的吧?看來照顧得很好,台灣天氣悶熱,對紫陽花來說比較辛苦。能夠在日常生活遇見她們,那一天都好開心。

拍手[4回]

PR

神遊京都市電



睡前繼續讀《民族學家的京都導覽》。本想讀個幾頁而已,沒想到扯到一條毛線的頭就沒完沒了地拉個不停。

作者寫到他帶孩子去搭最後一次經過家附近的市電-京都北野線,那是一條陪伴他家族共五代的電車路線,想當然,是抱持非常不捨的心情去搭乘。後來京都市電在1978年9月全面廢止。

這本書好幾個地方提到京都市電,每讀一次就覺得遺憾,那是個我來不及參與到的時代。巧的是市電全面廢止的那年正是我出生的同一年,這個數字我應該可以記住很久很久吧。

坐在電腦前讀書的缺點之一就是讀到引起興趣的關鍵字時,會忍不住上網google它的詳情或圖片。本來照例想都沒想開始搜尋「京都市電」,想知道它的歷史、路線、模樣.....,突然間醒悟過來:「我買過跟京都市電有關的書啊!」

幸好這方面記性還不錯,不用一分鐘就把書找出來了,非常新的兩本書,裡面滿滿的黑白照片。由於我有個習慣是在書底內頁蓋上印章和寫下購書的日期,才能得知買這兩本書的時間是在2009年。比預期的時間還早啊,那時候日文好像還在一知半解當中(幸好書裡面大多是照片)、對京都的認識才去過三次而已,到底是什麼情況下能買下這兩本這麼有價值(以我現在的眼光來看)的書,翻閱一頁頁黑白照片的當下真的要好好感謝當年的自己。

這一輩子應該就會一直一直喜歡京都到老到不能呼吸為止吧。說不上是什麼關係-以前不太認識的時候,想知道京都的事情很多,現在漸漸比較認識她以後,想知道有關她的事情還是一樣多、或者更多。也許正因為這一生永遠都不會成為「真正的京都人」(註),抱持這樣的遺憾心情,而能更努力、更小心翼翼地繼續喜歡吧!


註:不要以為嫁或娶個京都人然後定居在京都就可以當京都人哦!在京都有個不成文的說法:「三代以上住在京都,才可以說是京都人。」這個意識,在《民族學家的京都導覽》中,作者也不自覺地流露出來了呢!

註二:京都是個不斷進步的古都,例如她是全日本第一個有路面電車的城市。從這點,就能得到證明。

拍手[6回]


JR角館車站前


既然今日是「大寒」,那就來大寒一下。大約一個月前我站在秋田角館車站前,望向眼前的白茫茫,心想:「這紅色汽車來得真是時候。」這算是開玩笑啦,不過大概應該覺得很合理吧!

那時抱著不安心情在角館下車,想要去隔壁不遠處的「秋田內陸鐵道」角館站碰碰運氣。出門前我在他們的臉書上看到上午車班停駛的消息,但心想「下雪是北國常態吧,怎麼能這麼容易就被擊倒呢?」所以還是照計畫來到這裡,反正會經過而且手上有JR PASS坐不怕,就下車看看。

後來如大家知道的,我們順利搭上內陸鐵道前往青森。

好笑的是,本來想說到角館先逛逛,至少逛個武家屋敷。結果因為太在意內陸鐵道有沒有開,加上列車長告訴我們兩分鐘後開車,只好匆匆忙忙扛行李上車。一度還竊喜能夠搭到內陸鐵道......,

後來才想起根本忘記要在角館逛逛這事了!XD

大雪紛飛的日子,不是都市人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的,與自然和平相處,要有智慧,也要有耐心,更多的是開放心胸、隨機應變。

順便送上一句看似沒有新意卻有力的話:「旅行不在於走了多遠,而是攸關自我改變了多少。

拍手[5回]


那夜金沢裡.東出珈琲店


忙得告一段落,才發現音響傳來的是柔和的鋼琴聲,呼吸兩口有點冷的空氣,想起些事。

大縱走到金澤的那日,我們落腳在踓離JR車站一個公車站距離的「十間町」一帶,也就是近江市場附近。那家一樓是咖啡館的白色旅館十分有味道,當初訂房除了它的評價,就是受到那片白色吸引。住宿的事我日後會全部一起寫,到時再細談。

放好行李後我們去市場吃晚餐,還不到五點吧,會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本來想點冬季最應景的「寒鰤鍋」,沒想到店員說五點後才供應。吃完飯發現市場已經快速清空,飯前看到的一隻隻朝天長腳螃蟹全不見蹤影,不禁合理懷疑他們的腳是會動的,都走光啦!XD

空空的市場、冷冷的空氣、少少的人跡,不看手錶的話,老是以為已經深夜,看手錶就嚇一跳,竟然還不到六點。北國冬日的夜色特別濃吧,讓南方體質的我們懶洋洋,可是不到六點,回旅館,真不甘心!想起走到市場時經過一家看來滿有舊時代氣味的咖啡館,好吧,就去那裡打發時間。

進門前瞄到門上小小字的營業時間,開到七點,真早,讓我們有點心急;但一踏進門內,腳步和情緒就黏稠起來,整家店的老派裝潢彷彿在說:「時間很多、很多。」

他們是對的!後來我們悠悠地喝咖啡,聊天,偷看老板(很有型的咖啡中年人)。那一小時走得真慢。情感上應該是坐了好一陣子,還有客人比我們晚進來呢。進來、坐下,進來、坐下,說好的七點,誰在乎呢?

大約是從金澤開始吧,時間好像被下了跛腳的藥,走起來有一秒沒一秒的,以為九點了才六點,以為凌晨一兩點了竟然不到十二點。我們好幾次在床上「很無奈」,到底,要睡了嗎?

有點離題,這篇想說的是:金澤的「東出珈琲店」,很舒服,焦糖布丁好吃得舌頭要打自己,價錢跟氣溫差不多,可謂身心靈及錢包都顧到了。


拍手[5回]


在秋田內陸鐵道鷹巢站



這幾天從網路得知好像日本又開始大雪紛飛,例如秋田內陸鐵道的FB專頁po出好幾張白白的圖文。那次大縱走,我和友人笑說「可能把一生的白雪扣打用光惹」;友人還說,那一個月把去年前十一個月的記憶都覆蓋掉啦!:p

真的很喜歡走在空曠無人的地方。那一天,完乘(從頭搭到尾的意思)秋田內陸鐵道後,在鷹巢站下車,可同站轉乘JR奧羽本線往青森。鄉下的小站真是迷人啊,雪比人還多,然後我們也很殘酷地體會到:小車站是沒有升降梯的!

在寒風中氣喘噓噓(搬完行李箱後)不是很舒服的事情,不過人就是健忘,幾分鐘後眼前的白色風景就治療了我們的心。周圍太安靜了,不免要懷疑這麼白、沒有人,是來到世界的盡頭嗎?

「喂~下一班車往青森是XX分哦!」突然一個中年大叔搖醒我們的做夢。原來是從對面月台傳來的,兩位大叔拿打掃器具出來,一個鏟開封在月台上的雪塊、一個仔細地把它們掃進畚箕裡面再倒進水桶。

「為什麼不鏟開後直接往軌道倒下去就好,反正都是雪啊?」我問友人。「可能覺得會影響軌道?」她答。但明明看來,倒下去的地方不會碰到鐵軌,而且鐵軌上的雪本來就很多啊。

後來我們就帶著這個疑問當紀念品,搭上往青森的特急,正正式式地,向秋田告別。


拍手[2回]